-

葉凡毫不客氣的說道:“你暈船就先回去吧,我自己一個人也行。”

她馬上站立,笑嘻嘻的說道:“我不暈了,嘿嘿,走,我要監督你,不能讓你被東瀛國的狐狸精勾去了,島國可是十八般武藝樣樣精通,她肯定也會。”

擺出一副守護者的模樣。

終於登船。

船不是很大,中間有一個小閣樓。

裡麵裝修的還是蠻精緻的,典型的古風,還有一個小烤爐,一些生肉,邊上還有一些酒。

有四個窗戶,都有窗簾遮擋。

北運河內不止他們一隻船,有些是情侶追求浪漫,來這裡吃個晚飯,還能欣賞夕陽美景,也算是情侶間的一個浪漫回憶。

葉凡和楚明月坐下,空間還是蠻大的,烤爐邊上還有茶幾。

又一位專門烤肉的人,在沙伊小姐的示意下開始烤肉。

“冇想到沙伊小姐還是個這麼浪漫的人。”葉凡看向外麵的夕陽,映照在江麵上的陽光很美、很紅、隨著水波盪漾、美極了。

船開始啟動了。

速度不快,很穩。

慢慢的移動,順著河流緩緩而下,蕩起小小的水波、增添了幾分美感。

河兩岸的建築物都是偏複古風,在這夕陽中、河岸邊,也形成一幅移動的畫卷。

楚明月彷彿被這美麗的畫麵吸引了,盯著外麵的夕陽觀看。

沙伊小姐笑了笑,開始倒酒,舉起手中的紅酒,依靠在沙發上,看向外麵的夕陽,說道:

“我本想和葉大師享受兩人的夕陽江景、不曾想葉大師還把小姨子帶來了。”

“喂,你什麼意思?”楚明月心裡一下子就不爽了,說道:

“我告訴你,他是我姐夫,他已經有老婆了,你彆打我姐夫的主意,不然我弄死你。”

沙伊小姐笑了笑,說道:

“楚小姐可能不瞭解我們東瀛國的情況,有老婆又如何,不管是男人和女人,都會有保鮮期,一旦保鮮期過了,總會在外麵尋找刺激,在我們東瀛國,隻要男人每個月把足夠的錢帶回家,男人在外麵有多少女人,自己的老婆都不會管。同樣的,女人隻要把家裡照顧好,也可以去外麵找男人,老公也不會乾涉。”

“所以我在這方麵看得很開,我覺得這很正常,或許是我們的文化如此吧,不過我相信男人都是一樣的,華夏的男人也不例外,婚後在外麵偷腥的不在少數,你們華夏的離婚率越來越高,不就證明瞭這一點嗎?”

“你……果然冇安好心。”楚明月氣憤的盯著他,一把抓住葉凡的手,說道:

“要不是我跟你來,你是不是就被她勾引了?”

葉凡笑了笑,說道:

“我跟沙伊小姐才見過兩次麵而已,沙伊小姐這番話著實讓我有點吃驚,冇想到沙伊小姐對這方麵還有研究呢。”

沙伊小姐笑了笑,很大方,彷彿這種事對她來說在正常不過,說道:

“這跟見麵多少次都沒關係,我們就算髮生關係了,也不會去破壞對方的家庭,這是我們東瀛國的婚後男女準則,隻是圖一時的刺激,不會破壞對方的家庭。難道葉大師對我冇興趣?”

葉凡冇想到東瀛國的女人這麼放得開。

打量著她的身材,確實不錯,保養的也很好。

不過越看越覺得此人跟之前見到的不一樣,露出來的皮膚可以清晰的看到比之前的更加有紋路。

明顯是長時間有劇烈運動,這也是武者纔會有的。

身體上的肌肉條紋明顯。

沙伊小姐看到葉凡打量著自己,嘴角微微上揚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