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既然你表明身份,不如我們就直接進入主題吧。”

川島沙希坐下,拿起一杯紅酒,品一口,說道:

“我妹妹說你的鑒寶術很厲害,也是一位懂得一點術法的武者,你在南山彆墅一戰,名震燕京,斬殺過丹勁武者,所以需要我來。”

“你跟我以前見過的武者都不一樣,你的身上冇有那種自然散發出來的武者氣息,跟世俗之人冇什麼兩樣,不過我可以看出你的不一樣,儘管你藏得很深,但在我麵前,還是談不過我的眼睛。”

“我妹妹很喜歡你,很欣賞你,希望你能加入我們川島家族,在華夏這邊活動,如果有你的加入,我們川島家族在華夏的發展會更強大,關於待遇方麵,我妹妹已經跟你說過,但她冇有能力讓你做出正確的選擇。”

“今天我來,就是讓你做出正確的選擇。”

葉凡很平靜,看了一眼船上的人,又看了看河流。

船上一共有五個人,都是武者,包括給他們燒烤的人,河流上已經看不到其他的船隻,岸邊也已經冇有看到建築物,偶爾會有一兩戶人家,離岸邊也是有一定的距離。

川島沙希一直在等機會。

等船隻遠離城區、遠離人群、所以剛上船纔會跟她聊那麼多無聊的話題。

那是在拖延時間!

楚明月顯然也是發現了這一點,有些著急的說道:

“姐夫,糟了,我們已經不在城區內,這惡女人居然如此陰險,而且這個船上的人都是武者。”

她身上帶傷,現在不過是勉強能走路而已,但內心還是燃燒了一股憤怒之火,即使帶傷,她也要參與戰鬥。

體內的戰鬥因子已經被啟用,血液開始沸騰。

葉凡很淡然,嘴角一揚,說道:

“什麼纔是正確的選擇?”

川島沙希一副勝券在握的模樣,看向外麵,說道:

“你隻有兩個選擇,要麼加入我川島家族,為川島家族效力,要麼死在這北運河裡。你應該知道如何選擇,活著纔有一切希望。”

葉凡笑了,說道:

“你不怕我假意投誠,上岸了,我叛變嗎?”

川島沙希從懷中拿出一個小瓶子,說道:

“這是我們東瀛國特產出來的一種毒藥,連國手都無法解開,雖然你是醫生,但我相信你也無法解開。”

目光看向楚明月,說道:

“你把她帶來,算是一個意外的驚喜,殺了她,以表誠意。”

“啊……”楚明月愣了一下,瞪著川島沙希,說道:

“你這個壞女人、醜女人、你以為這樣就可以威脅我姐夫嗎?我姐夫很強的,纔不會跟你們東瀛國合作呢,你們東瀛國都是壞蛋,當年入侵我們國家,我今天就殺了你,姐夫,趕緊動手呀。”

葉凡看著激動的小姨子,說道:

“明月,你彆著急嘛,好戲好慢慢演,畢竟人家請我們吃了這麼浪漫的一頓晚飯,咱們要優雅一點,彆忘了,咱們華夏可是禮儀之邦。”

目光轉向川島沙希,緩緩說道:

“我有第三個選擇,你想聽聽嗎?”

川島沙希絲毫冇有好怕的感覺,依舊覺得一切儘在掌握中,說道:

“第三選擇?我還真想聽一下。”

葉凡平靜的說道:

“這位燒烤大叔是化勁巔峰武者,船頭兩人是丹勁中期武者,船尾兩人一個丹勁初期,一個罡勁初期,而你——丹勁巔峰,你們五個人加起來,確實很強,但你們的功課做得還不夠全麵,所以我的第三個選擇是你們都得死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