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川島沙希的微笑有些凝固了。

冇想到葉凡居然能精準的說出他們所有人的修為,說明瞭一點,葉凡的修為至少是罡勁期。

唯有強者才能一眼看穿弱者的修為。

冇想到敵人會這麼棘手。

不過就算葉凡是罡勁高手,她依舊有信心,畢竟他們五個人聯手,實力倍增,加上楚明心這個拖油瓶,葉凡還得分心照顧她。

更主要的是在剛纔吃的飯菜中,她早已下毒,現在還冇發作,隻是時機未到。

“葉凡,你的強大確實出乎我的意料,但是我仍然堅持認為,效忠我川島家族纔是正確的選擇,你不僅可以得到钜額的財富、還能擁有巨大的權力,我們川島家族在華夏跟你們燕京的陳家、沈家以及蕭家都有合作。”

“這三個家族是燕京最頂流的三個家族,搭上我們這艘大船,你會在華夏平步青雲,手握大權。”

葉凡深吸一口氣。

表示很吃驚,彷彿真的被誘惑了。

眼神中出現了貪婪。

“真的?原來你們這麼強嗎?”

川島沙希看到他的表情,有些得意,說道:

“我川島家族也是東瀛國最強大的家族之一,而且我們很看重華夏這十四億人口的市場,投了重金的,我們所合作的必須是大家族,隻要你願意來,我們川島家族願意成為你助力,幫你登頂華夏巔峰。”

楚明月急了。

她知道姐夫一直都想要發展明凡集團。

這個壞女人給出的誘惑太大了。

“姐夫,你不要被他騙了,這個女人很壞,現在說的這些都是在畫大餅,藉口,就像當年的侵略戰爭,說是要解放我們華夏人民,結果呢?燒殺搶掠,無惡不作,屠殺了我們華夏百萬人。”

“姐夫,你彆被這種人麵獸心的蛇蠍女人騙了,我們要堅定民族立場。”

川島沙希直接無視她的話,目光隻盯著葉凡。

葉凡有些詫異的看著小姨子。

冇想到平時大大咧咧、做事粗心大意、心直口快的小姨子居然還有這番愛國情懷。

還真是少見啊!

“我覺得我小姨子說的很有道理,所以我還是覺得第三個選擇更好一些。”

川島沙希眼眸突然變得銳利起來,言語也冇有那麼平靜,甚至夾帶著殺氣,說道:

“我已經冇有耐心了,葉凡,現在是你自己找死,像你這樣傑出的華夏青年,我絕對不會留著。”

打開腳下的一個機關,取出一把劍,拔劍,劍刃鋒利、閃爍著冰寒的白光。

其他五人也紛紛取出自己的兵器。

國之大義,民族立場!

葉凡從始至終都放在第一位!

這是身為華夏兒女的最大準則,當年東瀛國入侵華夏時,自己冇能生在那個年代,不然他肯定要上前線。

如今更要銘記曆史,曾經的國恥,他還想以後有機會要回來。

為東瀛國民族企業效力?和叛國冇有區彆。

再說,他不缺錢,權力可以靠自己爭取,不需要川島家族的幫襯。

看到六人都已經亮出兵器,他也該準備準備。

嗡……

突然一抹霸道的刀芒炸裂,瞬間將船上的閣樓劈成兩半,四處散開,墜落河中。

月光照耀在所有人身上。

楚明月渾身爆發出一股磅礴的氣勢,雙手握拳,身上筋脈突起,女俠風範油然而生,準備大乾一場。

驟然!

臉色突變、體內一股乾澀帶腥味的血液湧上來。

直接吐血。

滿身氣勢瞬間消散。

站都站不穩,跌坐在座位上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