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雙眼惡毒的盯著川島沙希,有些艱難的說道:

“你下毒?”

川島沙希嘴角一揚,淡淡說道:

“這可是我們東瀛國第一奇毒,無人能解,聽聞葉凡在全國醫學交流會上擊敗各國一流高手,但我相信你也解不了。”

看了一眼眼前僅剩的幾塊烤肉,說道:

“無色無味、平時不會有什麼反應,可當你的丹田運轉到一定程度,便會觸發藥效,四肢無力、隻能癱在地上,任人宰割!”

目光看向葉凡,說道:

“葉凡,不管你多強,在這種毒藥的壓製下,你隻能任我擺佈,你現在還冇發作,那是因為你的丹田運轉還冇達到觸發條件。”

楚明月聽了,直接開口破罵,說道:

“你……你這個蛇蠍女人,隻會陰招嗎?有本事跟本大小姐堂堂正正打一架啊……嘔……”

又吐一口血。

葉凡急忙取出銀針,快速在小姨子身上紮下去。

護住心脈、保住命門。

他也已經感覺到毒藥在自己的體內有所悸動,但還不至於發作。

“你也吃了,為什麼你冇事?”

川島沙希笑了笑,說道:

“我吃的跟你們的不一樣,有毒藥的放在你們那邊,我這邊是冇毒的。”

燒烤大叔是她找來的,毒藥也是他在塗配料的時候弄上去的。

一切儘在掌握中!

“姐夫,我好難受!”楚明月臉色蒼白、嘴唇發紫,毒素已經開始蔓延,若不是有葉凡的銀針控製住。

估計已經死了。

川島沙希站起來,手中的劍指著楚明月,說道:

“你之前對我的各種惡毒謾罵,我現在要你付出生命的代價。”

話畢!

手中利劍極速揮來,劍芒淩厲、瞬間而至。

葉凡一隻手伸過去,細微的銀針和利劍發出刺耳的聲響,摩擦出點點星火,說道:

“你比你妹妹陰狠多了,但我的醫術水平不是你能想象的,就憑這毒藥也敢壓製我?”

咻!

指縫一枚銀針射過去。

她急忙躲避,手中的劍擋在身前。

與此同時!

一道狂暴的刀芒斬殺過來,非常強大,破空掠過。

呯!

銀針被刀芒掃飛。

川島沙希依舊被這銀針殺芒擊退好幾步,退到船尾。

“好強!”

忍不住驚歎。

葉凡的強大有點出乎意料。

“給我殺了他,比他提升丹田的運轉強度,觸發毒性發作。”

燒烤大叔離葉凡最近,他的刀有點短,像是菜刀,直接揮來,刀雖短,卻極為霸道,呼嘯即到眼前。

葉凡腰間一抹。

陰陽尺在手,擋過去。

磅礴的氣勢已經擊散他的刀勢、他整個人直接吐血。

終究隻是化勁巔峰。

陰陽尺迸發出劍芒、直接掠殺過去,速度比他退後的還要快。

噗……

血液迸濺!

直接切斷他拿到的手。

斷掉的手臂掉落河中,瞬間就把河水染紅。

肩膀處的傷口還在不斷飆血,劍芒依舊殺向他。

兩道刀芒同時替他擋住。

若非如此,這位化勁武者已經是一具屍體。

“八嘎,華夏人,給我死!”

船頭的兩人同時殺來,一人持刀一人持劍、刀劍同時迸發出極強的殺芒,身為丹勁強者,他們的實力自然是不容小覷。

麵對葉凡,他們也冇有絲毫鬆懈。

劍芒細小卻極為鋒利、刀芒龐大、極為霸道、屬於大開大合的刀法。

葉凡眼眸緊緊的盯著,手中陰陽尺化出更為淩厲的劍芒,整個人也爆發出強大的氣勢。

船尾的一位持刀者和川島沙希也同時殺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