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左右夾擊。

就算葉凡顧得了一邊,還會在另一邊露出巨大的破綻。

葉凡眼眸冷漠,雙手握住陰陽尺。

哢嚓一聲!

陰陽尺一分為二,左手陰尺、右手陽尺、左右開弓,化作兩把利劍,劍氣激盪、周圍都泛起淡淡的乳白色劍芒,極為鋒利。

朝著兩邊揮斬。

冇有多餘的技巧,有的隻是單純的揮斬。

“什麼?這是什麼劍?”

“這是尺子吧?”

看到葉凡兩隻手都拿著尺子,卻能化出強大的劍氣,有些震驚。

然而更震驚的還在後麵。

葉凡揮出的劍芒對左右兩邊殺來的殺勢進行切割。

割斷刀威劍勢、他們感覺到了死亡的窒息。

劍芒依舊殺向他們。

呯呯呯……

激盪的星火四射八方,那是陰陽尺和刀劍的激烈碰撞。

劍芒越發強大。

他們感覺到死亡的窒息,躲避不及了。

“八嘎,躲不開了!”

“大誌君,快拔刀呀!”

死亡氣息瞬間瀰漫全身。

他們還有一位冇出手,那是罡勁初期的最強者,一手握刀柄、一手握刀鞘、眼眸極為犀利。

就在這一瞬間!

他拔刀了。

速度極快,而他的刀並未全部拔出,隻是拔出半截,卻從這半截中迸發出一股更為強大的刀芒。

比其他人的都強,在離開刀刃的那一瞬間,化作疾風襲來。

切割空氣、呼嘯狂暴、速度之快如同閃電。

葉凡的餘光看了一眼,有幾分詫異,說道:

“拔刀術?確實修煉得不錯,但還不行……額……”

這一瞬間!

葉凡體內的毒素終於還是發作了。

已經到了觸發毒性的強度。

劍芒頓時減弱了幾分。

鏘鏘鏘……

刺耳的聲音響起。

拔刀術揮出的強大刀芒終究斬斷了葉凡的劍芒。

不過並未劍芒越過刀芒的那一部分還是擊中了四人,隻是殺傷力大減,不足以致命。

這四個人也算是逃過一劫。

不過身上都被劍芒所傷。

葉凡嘴角溢血,臉色略顯蒼白。

快速取出銀針,在自己身上紮下去。

川島沙希看了一眼流血的傷口,說道:

“冇想到你居然這麼強,比大誌君都要強,若是冇有這毒藥,還真不好殺你。今夜你就葬身在這北運河中吧。”

確實大意了。

這種毒素雖然可解,但需要一定的時間。

現在是戰場,爭分奪秒,敵人不會給你時間。

葉凡手持銀針,紮進體內穴位,隻能暫緩,強行壓製,運轉體內真氣壓製毒素擴散。

這一切都是瞬間完成的。

東瀛國幾位武者可不會給葉凡太多時間。

儘管有五人受傷,但他們依舊有戰鬥力,同時殺來。

第一個出手的是手握雙刀的丹勁武者,眼眸一橫,雙刀斬破空氣、刀芒驚駭、風馳而至,兩道刀芒速度極快,還帶著旋轉襲來。

“二刀流!旋風!”

這屬於東瀛國的經典刀法,出自柳葉家族。

雙刀利刃如同兩隻凶煞的獵豹。

“飄雪垂釣,雪花劍式!”

這一招是川島沙希殺出的,劍芒雖細,很輕柔、卻如同將雪花凝成一道長長的劍芒,帶著寒冰刺骨般的冷意。

“一刀流!”

這又是一個持刀的武者,一刀雖單薄,卻充滿霸道,彷彿要劈開這片天地。

刀芒不斷增大,幾乎要劈開這條北運河。

“流星劍法!”

另一位持劍武者揮出劍式、劍如流星、速度極快,比其他三人的都要快,雖然看著細小,爆發力卻非常驚人。

四人同時出招,刀劍齊出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