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騰出的人就冇那麼幸運。

他們的修為終究未達宗師境,還不能做到踏水而立,腳踩在船隻殘骸,勉強能站立,不過需要儘量減輕自身重力。

不然會沉下去。

當他們看到葉凡踏水而立,頓時驚呆了。

“你……你是宗師?”

“淩空……你居然是宗師境……”

“這怎麼可能這麼年輕的宗師?”

三人不可思議。

臉上出現了恐懼。

葉凡一手抱著小姨子,一手持陰陽尺,看準一人,無須再多的言語。

抬手一劍殺去。

劍芒裂空,連河水都被撕裂出一條深深的溝壑,可以看到河床,襲殺過去,劍勢之強、讓他們膽寒。

噗……

那人隻有逃命一個念頭。

但終究逃不過,直接被劍芒切成兩半。

剩下的就是川島沙希和罡勁武者。

兩人靠近。

葉凡立式、一劍解決倆人。

“葉凡,等等!”川島沙希身受重傷、有兩道傷口,其中一道差點要了她的命,基本已經冇什麼戰鬥力,身體早已被染紅、大量的血液不斷染紅腳下的河水。

臉上出現了恐懼,看著葉凡,艱難說道:

“葉凡,我們若死了,必定會挑起兩國紛爭,你不是心中有民族大義嗎?我們兩個,一個是拔刀術的傳人,我背後的家族屬於東瀛國頂級財團之一,我們兩人若死,兩國必定會交戰,你最好想清楚。”

葉凡嘴角冷笑,說道:

“你這種拖延時間的方法對我冇有一點用,你我皆是武道世界的人,就算是我們任何一方死了,世俗世界都不會有戰爭,至於武道世界的兩國交戰,武者無懼生死,武道無國界、你們東瀛國武道界的人殺我華喜愛武者還少嗎?”

“武道界的武者互相廝殺,再正常不過,你現在跟我扯兩國交戰,毫無意義。”

“你們可以去死了。”

劍芒越來越強,勢如破竹、淩厲而霸道,欲要斬斷這條河流。

兩人臉色驚變!

“斬!”

葉凡揮劍,劍芒殺去,河水斷流、強大無匹。

北運河的動靜極大、河流受到巨大的影響。

大浪滔滔拍向岸邊,呼嘯的狂風,伴隨著秋天的冷意。

岸邊稀疏的幾戶人家都被這動靜驚醒,打開燈,衝著河流看來。

隻感覺凶險萬分,卻不知怎麼回事。

也不敢上前檢視,選擇報警!

河流激戰。

還是有人看到了河水被斬斷流,一道乳白色的光芒十分淩厲,向前殺去。

劍芒的儘頭有倆人,一男一女。

千鈞一髮之際。

罡勁武者撲向川島沙希、手持刀鞘、揮向她,將她橫推向遠方。

獨自一人承受這恐怖的劍芒。

“啊……”

歇斯底裡的慘叫,很短暫,肉身被切開,分成兩半,掉落迸濺起來的巨浪中,頓時被巨浪捲走。

葉凡想要追殺川島沙希,手中的小姨子猛然咳血。

還是放棄追擊。

救小姨子要緊。

踏著水麵,大步流星、上岸。

快速離開北運河岸邊,來到一處平地,將小姨子放下。

快速施針,強行護住小姨子的命脈。

又不能徹底運轉體內真氣,還要壓製毒素。

額頭上已經冒出大量汗珠。

臉色甚至有些蒼白。

良久!

他終於鬆了一口氣。

“川島沙希,你若僥倖不死,我定會追殺你到天涯海角。”葉凡回頭看向北運河的方向,充滿恨意。

收回目光,稍微感受體內的毒素,說道:

“專門對付武者的毒藥嗎?確實挺有意思。”

解開上衣,銀針放在地上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