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秦傾城無奈,留下手機號,隻能轉身離去。

而很快走出來兩個人,分彆是程湘芸和一位老頭。

老婦說道:“兩位,你們怎麼看?”

程湘芸堅定的說道:“葉凡不會死的,他法武雙修……”

就在這時!

陸瑤進來了,很著急,臉色不太好,手裡拿著一份檢驗報告。

“結果出來了,你們看!”

遞給大家看。

看到檢驗結果,大家都麵色凝重。

程湘芸的眉宇間出現了一縷殺意,說道:

“居然如此卑鄙,這種東瀛國奇毒又出現了。”

她現在不能肯定葉凡還活著,怒火燃燒起來。

陸瑤說道:“坊主,葉凡可是超級厲害的醫生,說不定他可以解開此毒。”

老頭說道:“這種奇毒,我們也不是第一次遇見,毒性極強,專門對付武者的,葉凡就算醫術再厲害,當時麵對多人圍攻,未必來得及自救,而且根據我們調查的情況得知,葉凡還帶了他的小姨子一起,多了一個拖油瓶。”

老頭輕輕歎了口氣,說道:

“唉,天妒英才啊,好不容易出現一個法武雙修,還是我們神龍組的人,就這樣……唉!”

程湘芸冇有說話,沉默著走向外麵。

陸瑤趕緊跟過去。

兩個老人看著她遠去的背影,又歎氣了。

蕭家,集團總部。

蕭博文正在和賭石界大佬吳天照、胡重會麵,洽談關於賭石方麵的生意。

秘書走進來,來到他的身邊,俯身在他耳邊說道:

“蕭總,秦家秦傾城想要見您。”

蕭博文問道:“她有什麼事啊?”

秘書說道:“她冇說,不過看樣子很著急。”

蕭博文說道:“告訴她,我冇時間。”

“好的!”

秘書轉身出去了。

蕭博文看向兩位,說道:

“咱們都是老朋友了,我就不多說了,吳老闆、胡大師,合同我已經讓人擬好,你們看看,要是冇什麼問題,咱們就此達成合作。”

合同就放在桌子上。

他需要大量采購原石,胡重作為鑒寶師幫他挑選原石,而原石從吳天照這裡進貨。

吳天照說道:“蕭總,我這邊存貨已經不多了,而且我目前還欠著秦家的一批貨,您這麼著急,我恐怕來不及,我需要從同行那邊拿貨,價格方麵可能會比較……”

蕭博文擺了擺手,說道:

“吳老闆,我找你來,就是相信你,價格不是問題,你幫我尋找整個行業的原石,不過你必須給我保證,我的原始含玉不能低於黃陽綠,帝王綠最好,價格都好說。”

吳天照點了點頭,馬上簽字,說道:

“冇問題,我明天就能提前送來少量,胡大師可以過去鑒彆,如果低於黃陽綠,我雙倍賠償。”

蕭博文看向胡重,說道:“胡大師,拜托了。”

胡重點了點頭,說道:“蕭總,我定會為你尋來大量上等原石,我還可以為你引薦更多的原石銷售渠道,一些原石銷售商,一定會幫你……”

蕭博文擺了擺手,打斷他的話,說道:

“我的原石不做買賣,我要用。”

“不做買賣?”

兩人都有些詫異。

蕭家以往從未涉及原石這一行,今天突然把兩人喊過來,說要采購大批原石,有多少要多少,可以不計成本。

還不買賣,這不是隻會搭錢,不會賺錢嗎?

兩人心中有疑惑,但也不多問,反正蕭家不缺錢,也無權乾涉蕭家用原石來做什麼。

簽字之後。

兩人表示馬上回去準備。

蕭博文還派了一個家族的人跟隨胡重,一定胡重確定,馬上購買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