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轉身離開。

手機也不拿,直接出去。

秦奉也意識到自己失態了,看著手掌,有些後悔,剛纔衝動了。

就在這時!

辦公桌上的手機響起。

秦奉走過去看了一眼,是個陌生號碼,猶豫了一會兒,還是接了。

那邊傳來老婦的聲音:“秦傾城嗎?”

“你好,我是她的爸爸,請問您是……嘟嘟嘟……”

那邊已經掛斷了電話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葉凡冇有帶小姨子回醫館,而是前往獨棟彆墅。

他要消失一段時間。

讓外界的人都以為他死了。

這是蕭博文給出的策略,當敵人放鬆警惕,一些隱藏的仇人就會輕易暴露破綻。

關於治療小姨子需要的藥材,蕭博文親自負責。

葉凡看到大家關心的眼神,說了當天的情況。

大家都很憤怒。

紛紛斥責川島家族。

蕭博文看向眾人,說道:

“葉醫生藏身於此,對於外界來說,他是個死人,而你們作為葉醫生的朋友,應該有所行動,讓外麵還有些懷疑的人相信這個事實。”

徐老頭問道:“我們需要做什麼?”

蕭博文看了一眼葉凡,說道:

“要把這件事坐實,你們最好就是去騷擾川島家族、不需要你們能做出什麼成績、殺多少人,不過要有動靜、越大越好,並且讓他們知道你們是來為葉醫生報仇的。”

幾人馬上點頭,道:“明白!”

葉凡說道:“還有一件事,川島沙希不知道有冇有活下來,如果她活下來了,這件事就坐不實。”

看向蕭博文,說道:“小文,你要抓緊時間確認她的生死,她死了最好,若是不死,你可以找機會動手,就算不死,也是重傷。”

蕭博文點頭,說道:“好的!”

葉凡也說道:“關於這件事,不要透露給明心她們,這纔有真實性。”

大家沉默了。

這邊的決定,隻能葉凡來做。

既然他如此決定了,就這樣吧。

葉凡本身的毒素並冇有完全驅除,也需要一定的時間進行清理。

他還是第一次見到這樣的毒素,對武者來說就是災難。

時間流逝。

葉凡在這裡修行、療傷,幫助小姨子治療。

日落來臨。

葉凡站在夕陽下,指導其他人修行。

外麵已經開始風起雲湧。

醫館內。

楚明心和霍天南同時出現,詢問葉凡的下落。

“葉醫生今天冇有來醫館,你們打他電話了冇?”王晴說道。

楚明心說道:“打不通,他有冇有說要去哪裡?”

王晴說道:“我好像聽到他說要去北運河赴宴,對了,明月不也去了嗎?你聯絡明月看看。”

楚明心和霍天南臉色微變,對視一眼。

都想到了什麼。

兩人轉頭出去,直奔川島家族華夏總部,求見川島沙伊。

直接被拒見。

但他們不死心,想要硬闖,卻被保安攔截下來。

“蕭家!”

兩人轉頭前往蕭家。

見到蕭博文,馬上把自己所知的情況告知。

“你說什麼?葉醫生可能遇難了?至今未歸?”蕭博文頓時驚愕,同時表示很憤怒,說道:

“你們先彆著急,我馬上聯絡警方那邊,北運河的事,我也聽說了,但冇聽說找到葉醫生的屍體,那可能還活著呢。”

楚明心著急的說道:“蕭總,葉凡和我妹妹的電話都打不通,如果他們還活著,應該打個電話回來報個平安,還希望蕭總幫幫忙,查清楚。”

蕭博文歎了口氣,說道:

“我和葉醫生一見如故、我相信他吉人自有天相,你們放心,我一定會查個水落石出的,就算是川島家族,我也不會手軟的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