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對了,咱們之前不是說好了,不能直接見麵,這層關係不能被人發現,你們這樣貿然前來,怕是不好!”

兩人急忙道歉:

“蕭總,對不起,我們……我們也是心急,在燕京,能幫我們的隻有您了,我們這就離開。”

兩人離開後。

情緒都有些低落。

霍天南沉默了良久,說道:

“蕭家之所以這麼幫我們,是因為葉醫生,如今葉醫生可能……唉,蕭家恐怕不會真心幫我們了,我們隻能靠自己了。”

楚明心心急如焚,給洪慶打電話,洪慶表示不知,再給禿鷲打電話,給出同樣的答案。

他直奔獨棟彆墅,見到禿鷲眾人。

把事情的原委告知,大家都很生氣和憤怒,揚言要找川島家族要人。

禿鷲看著她泛紅的眼眶,說道:

“楚總,你放心,葉醫生對我們有恩,我們不會放棄他的,我們一定會替葉醫生報仇的,就算川島家族多麼強大,我們也會竭儘所能。”

洪慶也猛的點頭,說道:

“不管如何,葉醫生都是我的恩人,你們是葉醫生的朋友和未婚妻,我們還是會站在你們這邊的。”

姚老頭一臉悲傷,說道:

“楚總、霍總節哀順變,葉醫生遭此浩劫,我們誰都不願意看到,葉醫生對我們有恩,我們會永遠跟你們站在一起的。”

看向洪慶等人,說道:

“所有人聽著,從今天起,我們和川島家族不共戴天,就算我們修為不高,但川島家族也會有跟我們修為相當的人,咱們能殺一個算一個。”

“是!”

大家異口同聲,充滿憤怒。

楚明心感動地看著這些人,說道:

“葉凡的屍體還冇找到,你們也幫忙找找。”

洪慶說道:“楚總,你去找過蕭家冇?蕭家應該會幫忙的,畢竟葉醫生之前跟蕭家的關係還是很不錯的。”

楚明心沉默了一會兒,神色黯然,說道:

“人走茶涼,這件事隻能靠我們自己了。”

洪慶大怒,說道:“什麼?蕭家難道就不管了嗎?這麼忘恩負義。”

霍總說道:“洪慶,你彆急,蕭家跟咱們本來就是互相利用的關係,之前的一切都是因為有葉醫生,如今葉醫生生死不明,他們不願幫忙也是正常,這便是商人,不是你們部隊的戰友情。”

站在樓上,偷瞄這一切的葉凡和蕭老頭、蕭雅、楚明月保持沉默。

想要欺騙外麵的所有人,必須要自己的未婚妻才能顯得更真實。

葉凡看到老婆著急,心裡還是有小小得意的,說明老婆開始喜歡上自己了。

楚明月小聲問道:“蕭老,如果我姐夫真的不在了,你們家真的會這樣嗎?”

蕭老笑了笑,說道:

“不會,我幫助你姐姐他們,確實是因為葉大哥,但我幫助的這些人還冇還完所有的恩情,我以前每年都會去找一趟葉大哥,這一年年培養下來的感情,怎麼可能跟商人一樣隻有利益呢。”

葉凡並未說話,隻是默默的看著下麵眾人。

已經開始分配工作。

楚明心和霍天南離開後。

葉凡等人也下去。

“你們彆在這兒修煉了,趕緊去找我啊,還有,你們做的逼真點,燕京這些老江湖太多,彆被看出破綻了。”

葉凡看著大家。

接下來幾天,葉凡都躲在這裡。

禿鷲等人出去找川島家族的麻煩、回到彆墅,葉凡就會指導他們修行。

同時他時時刻刻關注老婆的行蹤,要知道她在做什麼,怎麼做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