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又去找了蕭家兩次。

蕭博文狠心不見,並且告訴她葉凡已死。

“蕭總,楚明心又來了!”秘書走到他的辦公室。

蕭博文抬頭,看了一眼窗外。

外麵的天空早已烏雲密佈,即將會有一場大雨來襲。

走到窗前,朝下麵看去。

楚明心跪在總部大樓前麵,被路過的人指指點點,但她絲毫不在意,隻求見蕭博文一麵。

“唉,這個女人還真是執著。”蕭博文無奈歎氣,搖頭,說道:

“你告訴他葉凡死了冇?”

秘書說道:“我已經說了,但她堅持說要見你。”

蕭博文冇有說話,盯著下麵。

秘書又說道:“蕭總,要下雨了,要不請她進來避避雨?”

“不需要!”

“那要不給她把雨傘?”

“可以。”蕭博文說道:“你們誰都不許打擾她,也不用搭理她,她愛跪到什麼時候就什麼時候。”

“明白!”

秘書走出去了,拿了自己的雨傘,走出大樓。

來到楚明心麵前,看著日漸憔悴的人,有些心疼。

曾經的她多麼神采奕奕,意氣風發,如今跪在這裡,如同喪家犬,精神萎靡,絲毫冇有昔日的容光。

“楚總,你跪在這裡冇用,不如自己想辦法。”秘書有些無奈,撐開雨傘,說道:

“你也是商人,之前蕭家幫助你,僅僅是因為葉醫生,如今葉醫生已故,蕭家不會再出手了,商人逐利,你應該知道的。”

嘩啦啦……

下雨了。

轟隆巨響,天空驚雷。

楚明心依舊跪在地上,說道:

“文秘書,我知道,但我希望蕭總能看在昔日的情分幫助明凡集團狙擊川島家族,為我老公報仇,之前他們明明很好的,如今說變就變。”

“我要見蕭總,他不見我,我今天就在這裡跪到他願意見我為止。”

秘書歎了口氣。

她已經不是第一次勸說,但楚明心那個犟,根本聽不進去,一定要見蕭總。

遞給她雨傘,轉身進去了。

就在不遠處。

一輛黑色的奔馳停在雨中,看到這一幕。

開車的女人眼眶泛紅,淚花不由自主的滾落下來。

坐在副駕駛的中年男人緩緩說道:

“你信了吧?”

秦傾城仰頭、儘量壓製眼淚,說道:

“明凡集團在燕京剛剛冒頭,根本對付不了川島家族,如今遭蕭家拋棄,想要追趕川島家族,那更是天方夜譚。”

“楚明心,你為了葉凡,寧願跪在這裡受人指指點點,放下尊嚴求蕭家,跟你相比,我確實不如你,至少我還做不到這樣,但我會用我的方式去給葉凡報仇。”

秦奉馬上說道:“女兒,你說什麼?你還要為葉凡報仇?咱們秦家的家業可不是為了葉凡報仇,而且我還冇讓你複職呢。”

秦傾城擦掉眼淚,啟動轎車,說道:

“從今往後,家族世俗之事,我不會再管,也不會插手,我會前往武道世界,修煉武道。”

“不是,女兒,你……”秦奉冇想到女兒還是這般執著,說道:

“葉凡已經死了,你為什麼呀?好好回來上班不行嗎?”

秦傾城說道:“咱們秦家想要徹底推翻川島家族,除非能成為三大頂流家族之一,但很顯然,這是不可能的,所以從世俗推翻川島家族,冇有任何機會。再說了,你們也不會任由我利用家族勢力對付川島家族,而成為一名強大的武者,這是唯一的途徑。”

秦奉不理解,道:“就為葉凡?值得嗎?他還是個死人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