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大家恍然!

這分析太到位了。

陳昇平說道:“我說葉凡剛到燕京那會兒,直接去鐘家大鬨一場、更是打壓多個三流家族,我一直想不通,原來如此。如今葉凡已死,明凡集團要完蛋了。”

看向在場眾人,說道:

“明凡集團交給我,隻要蕭家不插手,我分分鐘可以推倒明凡集團。”

除了陳家,還有其他家族的人都在重新掂量和明凡集團之間的事。

特彆是慕家、莫家、孫家、蘇家,他們跟明凡集團之間的紐帶要麼是葉凡、要麼是蕭家、可現在蕭家的態度很明顯,拋棄明凡集團。

葉凡已經冇有呆在獨棟彆墅,那裡不安全。

轉移到一處平民區的小平房。

他和小姨子在這裡生活,誰也不認識他們。

不過和其他人都保持著聯絡。

葉凡看著蕭博文發來的一段視頻,陷入了沉默。

小姨子搶過來,看了一眼,頓時跳起來了。

“我姐?她怎麼跪在這裡?這是哪裡?”

葉凡說道:“這是蕭家集團總部大樓,她去求蕭家幫忙對付川島家族,但被蕭總拒之門外,她卻在這裡長跪不起。”

楚明月怒火暴漲,說道:

“不行,我姐從未受過這樣的屈辱,我要去找她。”

葉凡拉住她,說道:

“你一旦出麵,咱們的一切計劃就都完蛋了,你姐這一跪,坐實了我已經死了的事實。你放心,以後我會補償她的。”

楚明月看著外麵的大雨,說道:

“可是現在那麼大的雨,我姐要是生病的咋辦?其實不用瞞著我姐也行的,她會跟我們一起演戲的。”

葉凡說道:“你姐是我的未婚妻,她的反應會被無數雙眼睛盯著,就算你姐是影帝,也會露出破綻,不能讓她知道。”

楚明月實在受不了了。

姐姐從未這般屈辱過,一直以來都是天之驕子,商界奇才。

如今為了葉凡、為了求人、尊嚴都不要了。

葉凡也是頗為感動。

可以肯定老婆愛上自己了。

就在這時!

一位古裝女子撐著一把大黑傘出現在門前,按響了門鈴。

葉凡和楚明月頓時警惕。

紛紛看向門口的方向。

“這個小平房不會有人知道的,連禿鷲他們也不知道,誰會找到這裡?”

葉凡有些好奇。

釋放精神力,感應出去。

微微一愣,說道:“怎麼是她呀!”

按了一下開門按鍵,大門開了。

程湘芸一手撐著雨傘,一手提著一個黑色的帆布包裹起來的東西,有液體滲透帆布,滴落在地麵上。

和雨水融合在一起。

被融合的雨水瞬間變成鮮紅的血色。

她邁開腳步,走進去。

來到門口,葉凡開門。

“你怎麼來了?快,進來!”葉凡剛說完話,看向她手中的東西,說道:

“這是人血?”

程湘芸走進去,放下雨傘,順便把帆布放下。

頓時,兩顆人頭滾散開來。

“啊……”

楚明月嚇了一跳,連連後退幾步,躲在葉凡身後。

程湘芸神情冷清,目光有幾分生氣,盯著葉凡,走進去。

放下手中帆布,人頭滾散,把楚明月嚇了一跳。

“這是……?”葉凡有些不解。

程湘芸走到邊上的椅子,坐下,給自己倒了一杯熱茶,說道:

“你不是死了嗎?”

葉凡嘿嘿笑了笑,說道:“我死冇死,還能瞞得過你嘛,這些人頭咋回事啊?”

程湘芸很隨意的說道:

“東瀛國、川島家族的供奉,送給你當禮物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