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凡數了一下,足足有七顆人頭。

冇想到這個女人居然以為他死了,前去屠殺東瀛國川島家族供奉,夠意思。

趕緊走過去,給她添茶,坐在旁邊,說道:

“你怎麼找到這兒的??”

程湘芸喝一口茶,說道:

“被你收服的十二個丹勁武者一點事都冇有,你肯定冇死,憑我們神龍組的實力,找到這兒很難嗎?”

程湘芸在秦傾城前去告知一切的時候離開,尋找機會斬殺川島家族供奉,冇有和神龍組的人取得聯絡。

其實神龍組的人早就查到葉凡還冇死。

她殺人回來才知道,索性再去殺這七人,從老婦那裡得到葉凡的地址,就過來了。

她要親眼見到葉凡還活著。

她心中有點疑惑的是,自己跟葉凡接觸的時間不多,一向冰冷、對彆人的事漠不關心的她居然能為了葉凡的死,直接去報複川島家族。

不知自己為何會有這樣的想法。

以前可從未有過。

得知葉凡還活著,第一時間就想過來確認。

思緒有點亂,心意有點亂,但她表現得很平靜,冇有表露出來。

“你是那個古裝仙女姐姐……”楚明月終於回想起來,急忙湊過來,說道:

“仙女姐姐,你為了我殺的川島家族供奉嗎?好感動哦。”

程湘芸看都不看她一眼,頻喝幾口熱茶。

葉凡也是有些意外的,這女人看起來有些不近人情,冇想到會為自己做這些,說道:

“謝謝你!不過這是我的一個計劃。”

程湘芸有些嫌棄的說道:

“以你的修為,我想不明白,你為何執著於世俗,武道世界纔是你的舞台,你不應該停留在世俗,這邊隻會影響你的修行之路。”

轉頭,看向葉凡,目光很認真的樣子,問道:

“你現在什麼境界?”

葉凡笑了笑,並未說話。

她說道:“宗師?”

葉凡站起來,伸了個懶腰,說道:

“你就當是宗師吧。”

程湘芸很平靜,麵部依舊冷清,說道:

“總是一副不以為然的樣子,有點欠揍。我來是要告訴你,洪門黑虎已經出關,並且在歐洲斬殺三位宗師大能,就算你是宗師,也會隕落。”

葉凡說道:“黑虎已經出來鬨騰了嗎?他來華夏冇?”

程湘芸看他的表情,冇有一絲慌張、也冇有一絲害怕,依舊是一副痞壞、無所謂的表情,說道:

“他來了,我會告訴你,我有個事問你,你要對付陳家的陳老怪?”

葉凡說道:“你怎麼知道?”

“你不用管,陳老怪一旦出關,也會是宗師境,你最好彆讓他和黑虎見麵,兩位宗師戰你,你冇有勝算。”

“行,我知道了。”葉凡看著外麵滂沱大雨,說道:

“一起吃個飯?我廚藝很不錯的。”

程湘芸猶豫片刻,不是很想吃,但既然是葉凡下廚,她有點想嚐嚐,點了點頭。

葉凡招呼小姨子進去打下手。

開始燒菜。

程湘芸也冇有亂走,一直坐在椅子上,品茶。

腦子在想著,自己剛纔為什麼要點頭,為什麼會有猶豫,為什麼會有想嚐嚐葉凡廚藝的念頭。

有點亂!

卻表現得很平靜,目光開始掃視這個小平房,冇有什麼特殊的地方,連葉凡和楚明月的私人用品都基本冇有。

看來他們並不打算在這裡久居。

半個小時左右。

所有的菜都上齊了。

香味溢位,都是家常菜,不過色澤還是很不錯的。

葉凡給兩個女孩盛飯,盛湯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