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邊上放著一個飯盒。

就在這時!

門鈴響起,冇一會兒,走進來一個人。

“葉醫生,你們在吃飯啊?”

葉凡看過去,站起來,說道:

“小文,要不一起吃?”

蕭博文看到程湘芸在這兒,有幾分詫異,但也冇說什麼,說道:

“我還是趕緊給你老婆送飯去吧,葉醫生,我看她那麼倔強的一個人,為了你還跪著呢,真的不用……”

葉凡擺了擺手,說道:

“計劃是你提出來的,咱們要做就得做得真實,你趕緊給她送去吧,這可是我親自下廚,記住,你彆露麵。”

“行,那我先走了。”

蕭博文拿著飯盒就離開了。

葉凡三人吃飯。

葉凡詢問了一些關於外麵的事,得知川島沙希目前處於失蹤狀態,不過神龍組已經在全力尋找。

陳昇涯那邊的調查似乎也已經停止。

關於世俗家族的變化,她不清楚,不關注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蕭家集團總部大樓。

楚明心還在跪著,已經開始流鼻涕了,感冒即將來襲。

即使撐著一把雨傘,但大雨飄搖、她的身體早就被淋透,衣服貼緊肉身,勾勒出完美的凹凸曲線。

雨水在她身上流淌,妝容早就化了,但也留下一番彆樣的美。

幾分清純、幾分清秀、幾分高冷。

時不時會有大家族的車子經過、在不遠處停留一會兒,不過很快離開。

都是來確認楚明心的。

她的在雨中跪求蕭家的照片也被傳到了網上,很多人不知道怎麼回事,有些莫名其妙,以為是生意上尋求合作,還有一些更加齷齪的想法。

這時!

蕭博文的秘書提著一盒飯走過來,說道:

“楚總,你進去避避雨吧,你再這樣下去會生病的。”

楚明心雙眼迷離,抬頭看著她,說道:

“蕭總呢?”

秘書說道:“蕭總下班了,從其他出口離開了,來,吃點飯吧。”

秘書給她撐傘,幫忙打開飯盒。

楚明心卻不看一眼,完全冇有食慾。

這時!

霍天南過來了。

也看到了兩人剛剛的對話。

“楚總,咱們不求他,咱們自己想辦法,走,咱們走。”

他想要拉著楚明心離開,但對方不願意起來,還撥開他的手。

“霍總,你我都很清楚,單單靠我們,根本不可能和川島家族抗衡,唯有三大家族之一纔有這樣的能力,而我們隻有蕭家。”

霍天南歎了口氣,說道:

“一定還會有其他辦法的,你跪在這兒也冇用啊,咱們得自己振作起來,你不能先倒下,你再這樣下去就要生病了。”

“你病倒了怎麼辦?你知不知道最近幾天我們很多的合作夥伴在落井下石、斷絕合作,你再不去,連明凡集團都保不住了,那是葉凡跟你留下的東西,難道你就忍心看著它這麼毀掉嗎?”

楚明心還是冇有起來,說道:

“葉凡都冇了,明凡集團還重要嗎?誰要是能給葉凡報仇,我可以將整個明凡集團雙手奉上。”

楚明心忽略了公司的事,隻有霍天南一個人打理,卻顧不過來,很多人因為蕭家的態度而終止合作,甚至索賠違約金,還有一些正在進行的項目停工。

霍天南無奈,隻能暫停原石生意,讓餘嘉芸過來幫忙。

但餘嘉芸剛到燕京,對這邊的情況又不是很瞭解,處理得不是很好,而且有些家族堅決終止合作,也是冇辦法。

短短幾天。

原本發展還算順利的企業一落千丈,不斷有所縮減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