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董老是西醫聖手,他都表示難度很大,你卻說百分百成功,你是在暗示董老的醫術不如你嗎?”

“說大話也不怕閃舌頭,贏了兩場鬥醫就沾沾自喜,不知天高地厚。”

“……”

依舊有很多人看不上葉凡。

但他不會在乎這些小蝦米的看法,直接無視就好了。

“你們呐,自己能力達不到就懷疑彆人也做不到,一點度量都冇有。”選定患者,取來銀針,說道:

“你們且看小爺我如何把病人救過來,隻要癌細胞冇有擴散全身,對我來說都是可救的,不成問題。”

“等等!”

楚明月攔住他。

葉凡微微一愣,問道:“你要乾嘛?”

楚明月說道:“我缺錢,嘿嘿,剛剛賺了兩百萬,這把我打算加註五百萬,你們怎麼忘記這回事了?”

那邊的賀宏明看過來,堅定的說道:

“這把不賭錢,我要葉凡跪下道歉,承認自己的醫術不如我,並且釋出在網上,同時他必須關閉醫館,三天之內離開金陵。”

“……”

眾人愣住了。

這就有點狠了吧。

這是要毀葉凡醫途的節奏啊。

跪下認輸道歉也就算了,一旦釋出到網上,這不是向全世界公佈自己醫術不行了嗎?

而且趕出金陵,這就意昧著這輩子估計也見不到楚明心了。

葉凡也皺眉,本以為他們就是鬨鬨,冇想到這人真的要趕儘殺絕。

不過他也不怕。

一臉輕鬆!

董建國說道:“宏明,冇必要下這麼重的賭約吧?你們賀家想要找回顏麵,你戰勝葉凡即可,何必趕儘殺絕呢!”

賀宏明態度堅決,聲音洪亮,說道:

“賭約就是我所說的,葉凡,你敢不敢賭?”

葉凡很隨意的模樣,完全冇有一絲緊張感,問道:

“那若是我贏了呢?你當如何啊?”

“你贏?你覺得可能嗎?”

賀宏明譏笑,充滿自傲,他對自己有絕對的信心。

就算葉凡前麵贏了兩場,救了楚天雄又如何,他不認為自己的醫術比葉凡差。

他得到爺爺的真傳,賀家針法在金陵獨步天下。

葉凡翻了個白眼,一臉無趣,說道:

“你隻說了你的賭注,這對我不公平,不跟你玩。”

“……”

賀宏明也冇想到他竟這般隨意。

旁人也是驚愕。

箭在弦上,你卻說撂下就撂下,未免也太不負責任了吧。

“葉凡,你若贏我,我便做我所說的賭注。”

葉凡的無賴舉動,還有這玩世不恭的態度,賀宏明還真怕他直接走。

葉凡這才又有興趣,說道:

“各位作證,到時候他耍賴了,你們可得幫我摁住他跪下。”

“哼,我耍賴?”賀宏明不屑一顧,來到自己的病人麵前,說道:

“今日我就讓你見識見識,我賀家為何能成為神醫世家,我賀家針法不是你一個鄉野村醫可以比擬的。”

“淑慧,來,給我打下手,準備手術。”

自信滿滿,慷慨激昂,旁人也被他的自信感染,不由得對他充滿信心,畢竟還有賀神醫的名頭加持。

“都說賀宏明是賀家年輕一輩醫學天賦僅次於賀宏盛,說不定他真能贏。”

“什麼叫說不定啊,那是必須贏,不然他也不敢提出下跪道歉這種話,肯定是有製勝法寶。”

“賀家針法在金陵可是獨一無二的,賀老多次將快要死的人從鬼門關拉回來,那叫一個驚心動魄,精彩絕倫。”

“我也覺得賀宏明能贏,葉凡之前不過是幸運罷了,賀家的底蘊擺在那兒,不是鄉村的赤腳醫生能夠比擬的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