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報複一個人,殺死她就太便宜她了,我要的就是精神上的折磨,就想這樣。”

“什麼商界奇才、什麼才貌雙全、隻要擊潰她最重要的東西,她的心就會崩塌,人就會瘋掉。”

目光看向霍天南和餘嘉芸兩人,說道:

“霍總、餘經理、你們也很不好受吧?他們曾經提議除掉你們,但我阻止了,你是不是應該感謝我呀?哈哈哈!”

“我覺得直接讓你們死太便宜你們了,楚明心隻是第一個,你們很快也會向她這樣,精神上受到折磨、我不會讓你們這麼輕易的死去。”

餘嘉芸和霍天南看著他,咬牙切齒。

他們都知道,前不久,陳昇平召集了這些家族聚會,共同商議對付明凡集團,如今的明凡集團就是他們商議後做出的成就。

非常成功!

他們記住了每一個出手的家族,但卻冇辦法抵抗。

這還隻是世俗手段,禿鷲等人也遭受到了追殺,早就不在獨棟彆墅待著,不知所蹤。

那是陳家供奉出手。

慕蓉蓉瞪著他,說道:

“陳少,做人留一線,日後好相見,你有必要做的這麼絕嗎?”

陳昇平看著她,冷哼一聲,說道:

“慕蓉蓉,你們慕家也參與了,而你卻在這裡幫助他們,可以,我可以讓這個醫館活下來,但冇有了葉凡的天醫館,還能活多久,醫學界的人很快會發起攻擊。”

看向身後的蘇家人,說道:

“蘇家、高家、這些醫學世家都會首當其衝,而你們慕家也會動手,你攔也攔不住,除非你們慕家想像明凡集團這樣,我陳昇平說到做到。”

慕蓉蓉看著人群。

“蘇家、莫家、孫家、你們當初可是站在明凡集團這邊的,你們之間有很多合作吧?現在你們也背叛了。”她很不甘心,這些人就是叛徒,說道:

“如果連你們都背叛了,明凡集團還有活路嗎?”

莫德標有些無奈,說道:

“慕醫生,當初是蕭家引薦,我們才和明凡集團合作,但現在蕭家的態度,你也看到了,已經拋棄明凡集團,而陳家已經發話,誰敢和明凡集團合作,誰就是陳家的敵人,利弊平衡,不用我跟你解釋了吧?”

慕蓉蓉歎氣,商人逐利,她能理解,但她不甘心。

餘嘉芸大聲說道:“請你們離開天醫館,不然我馬上報警!”

北運河事件已經過去半個月。

整個燕京對待明凡集團的格局基本上已經定下來,天醫館也接連受到各種攻擊,如今已經回到原來的凋零狀態。

偶爾會有一些大媽、大爺過來治病,不過大部分人都已經不敢來,畢竟各大家族在上麵放下狠話,隻有那種貧苦、不怕死的人纔來。

這一天!

蕭博文坐在辦公室內,給葉凡說明瞭目前的情況,並且表示基本格局定下來,可以開始動手了。

葉凡那邊傳來懶洋洋的聲音,說道:

“這種憋屈的生活還真不好過,小文,今天晚上開始動手。”

就在這時,文秘書敲門進來。

蕭博文說道:“好的,今晚動手。”

掛了電話,意示文秘書走進來。

文秘書說道:“蕭總,孫家孫思瑩想要見你,這已經是她第三次來拜訪了,還是不見?”

蕭博文猶豫了一會兒,說道:

“讓她進來,另外,通知所有高層,十分鐘後召開全體高層會議。”

“好的。”

秘書轉身出去。

冇一會兒,帶著孫思瑩上來。

文秘書倒了一杯茶,站在旁邊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