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蕭博文看了她一眼,眼神有些憔悴,佈滿血絲,說道:

“孫小姐最近睡眠不好啊,是遇到什麼事了嗎?”

孫思瑩哪還有心思喝茶,看著他,恭敬說道:

“多謝蕭總關心,我冇事,我隻是有一事不明白。”

“說!”

“我不明白你為何如此對待明凡集團,當初引薦明凡集團的是你,如今拋棄明凡集團的也是你,楚明心已經瘋了,明凡集團在燕京的根基也已經完蛋了,那些人還要將手伸到江南省、濱江省等南方市場去。”

“我不知道你和葉凡之間有著什麼樣的羈絆,但你作為蕭家家主,親自引薦,想必關係匪淺,但如今,葉凡死了,你卻如此對待明凡集團,以至於整個燕京商界都聯合起來對付明凡集團,這是不是有點過分了。”

“難道你就一點人情都冇有嗎?你的心是鐵做的嗎……”

一旁的文秘書聽不下去了,開口打斷她的話,怒道:

“孫小姐,請注意你的言辭,你不過是二流家族的一個大小姐,你還冇有資格在這裡對蕭總說教!”

蕭博文擺了擺手,讓秘書停下,目光盯著孫思瑩,頗有興趣的說道:

“沒關係,她應該是積壓了很久,總是要發泄的。不過我也有話想說。我隻是不理會明凡集團而已,我可冇讓你們孫家對付明凡集團,這些都是你們家族之人的決定,怎麼會跟我有關係呢?”

孫思瑩思索了一會兒。

蕭家的強大,她是知道的,也知道這番懟蕭總之後,自己可能會承擔嚴重的後果,但話已經說到一半,她不打算停下,繼續說道:

“我們孫家受到蕭家庇護,我們可以說是你們手中的槍,你的態度有這麼大的轉變,就算你們什麼都不做,我們家族肯定要替你們做,而且陳家出來主導、加上蕭家的態度,下麵的家族當然會一擁而上。”

“難道你敢說這一切,蕭家冇有責任嗎?”

“哈哈哈哈!”蕭博文笑了,喝一口茶,說道:

“孫思瑩,你很有意思,你冇有徹底變成一個逐利的商人,這是不合格的商人,你知道嗎”

孫思瑩說道:“我不知道,我就是覺得你們蕭家做的太絕情了,完全冇有一點人情味,我為葉凡、為明凡集團感到不值、不服。今天發生在明凡集團的事,明天就有可能發生在某一個受到蕭家庇護的家族上,包括我們孫家。”

“好,好,好!”蕭博文連說三個好字。

文秘書和孫思瑩有些懵,不懂蕭總什麼意思。

按照正常的邏輯,他已經生氣的將孫思瑩趕出去纔對,但她一反常態,認真聽孫思瑩懟自己。

“孫思瑩,你想當孫家的家主嗎?”

“啊……?!”

孫思瑩冇反應過來,這個問題太突然了。

蕭博文又一次問道:“你想不想當孫家的家主?”

孫思瑩不解的說道:“蕭總,我不明白你的意思。”

“我覺得你很適合當孫家家主。”蕭博文喝一口茶,說道:

“就這麼說定了,孫家家主你來當,孫家需要改革了。”

孫思瑩急忙說道:“蕭總,你……你冇事吧?我來這裡不是為了當什麼家主,我的能力是什麼水平,我很清楚。”

蕭博文說道:“秘書,送孫小姐出去。”

孫思瑩被送出去,整個人還是一臉懵。

蕭總到底什麼意思?

一會兒,蕭博文走向會議室,看著蕭家高層、還有妹夫張長建、以及妹妹都在場。

大家齊刷刷的站起來迎接家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