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蕭經理看著他楚楚可憐的模樣,並冇有絲毫的憐憫,說道:

“聽說你們最近跟陳家有不少的合作呀,混得很瀟灑嘛,孫天磊,你是不是忘了你們孫家是受誰的庇護?”

“我蕭家對你們不薄吧?最近我們和陳家那邊爭取到的一些不錯的項目,也給你們孫家不少,可你們不能這麼貪心,想要兩邊得利,有時候,人太貪,就容易出問題。”

孫天磊跪在地上,磕頭,說道:

“我錯了,我願意接受任何懲罰,所有關於陳家的合作,我一律終止,我從今往後嚴以律己,當好蕭家的一條狗。”

蕭經理說道:“把這裡麵有名字的人,全部處理掉,你們孫家有些人呐,該換換了,把孫思瑩喊過來。”

很快!

孫思瑩過來了。

看到蕭經理在這兒,還有點詫異。

蕭經理看著她,說道:

“孫天磊,從今往後,孫思瑩代替你的位置,你退休吧,可有意見?”

孫思瑩整個人都蒙了。

之前蕭家家主就說過,但她冇想到來真的,還來得這麼快。

孫天磊看向孫思瑩,說道:“我冇意見,我該退休了。”

“我有意見!”孫思瑩馬上說道:“蕭經理,我擔不起這個家主,而且我突然空降,無法服眾。”

蕭經理看著她,說道:“我也覺得你擔不起,但你感動了我們蕭家家主,是他點名要你當孫家家主,他說他看好你,你會成為一個很好的家主,孫家定會在你的帶領下走向更強。”

“孫天磊,把各部門的經理喊來,但凡這兒有名字的,都喊過來。”

孫天磊急忙打電話安排。

孫思瑩看著桌上的檔案,蹲下身子,翻開。

頓時臉色大變,難以置信的看著。

這一條條罪狀,幾乎囊括了整個孫家的高層,各個部門的經理、主管、家族企業的總裁、副總裁、董事長、董事長老婆等等都有。

她臉色蒼白、他爸媽最為嚴重,而且老爸居然在外麵養了兩個小三,曾經還有些被拋棄的小三,而媽媽一直都知道,隻是不說而已。

這些東西放出去,孫家的聲譽肯定跌入穀底。

這些醜聞隻是小小一部分,還有很多違法犯罪的事件,時間地點都記錄得清清楚楚。

父親親手殺死過一個和小三生的私生子,單單這一條就得下半輩子呆在監獄裡度過。

而她的弟弟並非爸爸的女兒,而是母親出軌懷孕,怪不得從小到大,父親對弟弟一直很不好,獨寵自己。

這些秘密都被蕭家掌控。

“彆看,……女兒,彆看!”

孫天磊趕緊合上檔案夾,把女兒推開。

自己在女人心中一直都是高大的好爸爸形象,他不想毀了。

蕭經理很淡然,不在乎他們之間的情緒,說道:

“孫思瑩家主,你做到那個位置上去。”

很快!

各部分負責人紛紛到場。

看到孫天磊的情況,大家都很懵逼,又看到孫思瑩坐在總裁的位置上,想要說什麼,但還是忍住了。

這對父女的表情都不對勁。

來源應該是蕭經理。

蕭經理看了一眼到場的眾人,說道:

“孫家的高層都到了,那我要開始說了,從今往後,孫思瑩為家主,你們有什麼話要說的嗎?”

一下子大家議論起來。

一個女人上前一步,說道:

“蕭經理,為什麼?孫思瑩雖然天賦不錯,但資曆尚淺,還不足以擔任家主之位,而且我們孫家的家主應該有我們孫家人自行決定,雖然我們受到蕭家庇護,但當初也是說好了,不會乾涉我們的內部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