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不僅僅是她。

其他人也都有疑問。

吳家主站起來,說道:“我有必要跟你解釋吧?今後燕京即將迎來大亂,在場的任何一個人都不是無辜的,我勸你們最好做好應對暴風雨的準備。”

“我們走!”

帶著吳家的人離開了。

孫思瑩也站起來,說道:

“我們也該走了!”

兩家人離開。

魯家的教訓曆曆在目、如今孫家和吳家的人開始行動。

就在兩家人剛離開,一個青年急匆匆跑進來,說道:

“韋總,大事不好了,咱們工地出現嚴重的事故,有人當場死了,大批媒體已經在報道,警方已經介入調查,而且網上還出現了之前那些事故的見證者出來舉報。”

韋家屬於三流家族,受慕家庇護。

韋家的主要產業是工程,大量的公司開工,發生事故,死人也是常有的事,但一般都被他們內部壓下去,再拿錢安撫死者家屬。

韋家眾人聽聞,急忙離開。

秦家家主秦奉和其他人在這裡進行商議。

最終大家決定把陳家陳昇平喊過來,他們需要陳家的幫助。

陳昇平馬上召集之前參與摧毀明凡集團的所有人明天一起聚會,他要瞭解事情的全部經過。

關於韋家的事情很快在網上發酵。

頓時引起了軒然大波,引來眾多網友的口誅筆伐。

而看到這些新聞的楚明心也很淡定,說道:

“工地出現死人事故在所難免,不過韋家之前那麼多次壓下去的事故被曝光出來,警方介入,估計要玩完了。”

葉凡喝著茶,一臉享受,說道:

“我們不會傷害無辜者,死的人是韋家的人,這人也是劣跡斑斑,身上有至少三條人命、和多起強姦罪,就是利用職務之便,濫用職權的。”

楚明心看著他,說道:“這是你們做的?”

葉凡嘴角一揚,說道:

“當然,韋家隻是剛剛開始,接下來其他家族也都會陸續出現問題,你等著看吧,商界快要亂成一鍋粥了。”

“明心,你要不要去參與?”

楚明心沉默了一會兒,腦子一直在思索。

經過這幾天的修複、葉凡的細心照料,她恢複得差不多了。

經過思考,她搖了搖頭,說道:

“我現在不宜出麵,一旦我出麵了,你的死就會被重新懷疑,我在這裡也可以進行工作,嘉芸跟我保持溝通。”

葉凡端了一杯茶,遞給她,說道:

“你果然聰明絕頂,考慮周全,還以為你事業心太強,會忍不住出去呢,那咱們就在這裡安心養傷吧。”

就在這時!

門被敲響,楚明月去開門,把人帶進來。

是蕭博文。

見到楚明心的第一時間,馬上道歉:

“楚總,對不起,我之前做得有點狠了。”

楚明心盯著他好一會兒,最終撥出一口氣,說道:

“蕭總,是我魯莽了,如果不是我堅決去求你,咱們的關係也不至於曝光這麼早,很多事做起來會更方便一些。”

蕭總笑了笑,說道:“沒關係,我們蕭家已經做好了跟陳家來個全麵開戰的準備,而我這次前來也是告知你們,陳昇平已經發現端倪,接下來纔是真正的開始,我們兩家的全麵戰鬥馬上爆發。”

“另外,我對葉醫生有一事相求!”

“什麼事?”葉凡很隨意的問道。

蕭博文坐下,給自己倒了一杯茶,說道:

“我想請葉醫生親自幫我蕭家訓練出一批精英武者,特彆是在陣法方麵的術法者,接下來我們要麵對的是陳家和川島家族,兩個家族的供奉極多,特彆是川島家族有一些很優秀的武者,我擔心不敵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