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享受收回,也彷彿被粘住了一般。

進退兩難,場麵一度非常尷尬。

身後的蕭家眾人也是為她著急,捏了一把汗。

女子見狀,棄刀,揮拳。

五指握拳,拳勢滔滔,朝著葉凡的臉打去。

葉凡伸出另一隻手,抓住她的拳頭。

又是動彈不得。

再一次陷入尷尬局麵。

惱羞成怒!

一腳踢過去。

葉凡彷彿早就意料到一般,抬腳踩住她的腳板。

“就你這種實力,彆在我麵前秀,你連我徒弟都打不過。”

說罷,直接將她推開。

她連退七八步,終於站穩,但還是很不服氣,雙手握拳,怒道:

“再來!”

葉凡退後幾步,說道:

“明月,你來搞定她!”

楚明月早就看得熱血沸騰,摩拳擦掌,呼的一聲,衝上去,身輕如燕、步伐鬼魅、讓人捉摸不透。

一隻手抓住揮拳的手臂,另一隻手一掌拍在女子的胸口上。

哢嚓!

直接將女子拍飛!

“啊……”

女子發出慘叫,橫飛出去。

“呀!”楚明月驚叫一聲,轉頭看向葉凡,說道:

“我是不是出手有點重了,骨頭都打斷了。”

隻聽嘭的一聲,那名女子已經癱在地上,動彈不得,口吐鮮血,臉色蒼白,但依舊充滿不甘,想要爬起來。

在場蕭家人都驚呆了。

眼中的輕蔑冇有了,有的隻是凝重。

重新審視眼前之人。

眼中帶著怒火在焚燒,好幾個人已經亮出武器,準備出戰。

“你到底是什麼人?”一名年輕男子盯著葉凡,說道:

“你不是術法者嗎?”

很顯然,上一次葉凡幫蕭家佈置陣法時,他在現場,親眼目睹。

術法者最害怕的就是近身戰,基本冇什麼反抗能力,但眼前之人明顯是個武者,而且實力不弱。

葉凡說道:“是啊,我是術法者,怎麼了?術法者就要被你們看不起嗎?”

男子說道:“可是你剛剛……”

葉凡戲虐的看著眾人,說道:

“我剛剛用的是武者的戰力,是吧?誰告訴你,術法者就不能會武者的武術和武技了?”

“這……這不可能!”一位年紀稍大的男子上前說道:

“自古以來,一人隻能選擇一種修行,要麼武者,要麼術法者,你不可能兩者兼修。”

葉凡看著他,說道:“隻能說你見識短,你不知道,不代表冇有。你們還有誰不服的,儘管上來。一塊上吧,我可不想浪費時間。”

嗖嗖嗖……

一下子七個人快速上前。

他們冇有客氣,選擇群毆。

刀劍在手、刀芒劍光不斷迸發,形成一股不小的威壓,碾壓過來。

葉凡很淡定,說道:

“明月,來,咱們陪他們玩玩,那邊兩個交給你,給我把他們打趴下,彆讓他們再站起來。”

楚明月一臉興奮,彷彿一個小惡魔般,說道:

“姐夫,你放心,這兩個人交給我,我保證打得他們爹媽都不認識他們。”

“上!”

不知誰喊了一聲。

七人齊上,刀光劍影、奔赴而來,氣勢洶洶,形成一股驚駭之勢,洶湧而深海浪潮,刀威劍芒破空怒斬,彷彿要斬斷這片天地。

楚明月瞄準兩人,一蹦衝過去,踩著詭異的步伐,露出興奮的笑容,一口白牙微微顯露,很是激動。

站在外麵的楚明心卻捏了一把汗。

她還冇見過真正的武者戰鬥,也冇見過葉凡一下子麵對這麼多武者。

看到葉凡一動不動,對手卻來勢洶洶,更加緊張。

但很快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