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凡手中的針法讓人看不懂,冥冥之中似乎有某種氣流將所有的銀鍼關聯起來,卻怎麼也看不懂。

高良也看不出來,眉頭緊鄒,十分費解。

“開始子宮切割!”

葉凡進行消毒,以銀針化作手術刀,一層層切開病人的腹部,神情十分專注,這裡觸及的神經非常多,必須小心。

高良幫著他撚動病人身上的其他銀針,忍不住問道:

“葉醫生,這兩枚銀針的作用是什麼?”

葉凡說道:“切碎膽結石,等會兒我會直接取出,你按照我說的撚動。”

高良充滿不解。

看著撚動的銀針,確實和膽神經息息相關,但這能切碎膽結石?

圍觀的人都很緊張,看著鮮血淋漓的手術刀口,屏住呼吸,不敢大聲喘氣,以免影響到病人的情緒和醫生的狀態。

“切割出來了。”

賀宏明那邊的圍觀者激動的說著。

看著被切割出來的鮮血淋漓的子宮,很是激動。

身為醫護人員,他們並不覺得血腥。

“賀醫生,癌細胞清除乾淨了嗎?”

賀宏明非常自信的說道:

“我以賀家針法勘察癌細胞擴散,絕對不會有遺漏,現在我要清除肺部感染,淑慧,幫我。”

“好!”

“高醫生,神闕、氣海、中庭三穴,逆時針兩圈半,控製住神經,我取膽結石。”

葉凡很嚴肅,銀針化作手術刀,往膽結石的方向移動。

高良馬上照做,撚動銀針,似乎感覺到這三枚銀針之間的某種聯絡,一股氣流在互相流轉,牽引病人體內神經元。

如此玄妙!

這種氣流乃是人之精氣所在,冇想到葉醫生竟然能做到這一步。

膽結石碎片,很快被取出來。

足有小拇指般大小。

葉凡趕緊繼續施針,穩住病人的情況。

“顫中、玉堂,瞬時間,一圈半。”

接下來是清理肺部感染問題。

手術期間,眾人屏住呼吸,非常緊張,誰也不敢說話。

連楚明月都安靜下來。

良久過後!

兩位醫生幾乎是同時結束手術,進行縫合。

“結束了!”

兩邊的人同時說話。

不得不說這是一次非常成功的中醫手術,病人的狀態還算良好。

兩邊的人同時歡呼。

賀宏明那邊的歡呼聲更大一些。

董建國和施永昌觀看兩位病人的情況,說道:

“等候三十分鐘,觀察病人後續變化,若無意外,我們將會開始對病人的情況進行檢測。”

董英媛來到葉凡的病人麵前觀察,病人的臉色有些蒼白,乾癟的臉上顯得有些無力,畢竟是剛剛進行手術,可以理解。

“冇想到他真的有點東西,同時做三個地方的手術,這種工作量即使是大西醫都不一定能做得到。”

董英媛有點欽佩他的實力,不再像之前那般看不起。

眾人也都在焦急的等候,一直觀察兩位病人的情況以及狀態變化。

時間慢慢流逝。

賀宏明你也過來觀看葉凡的病人變化。

充滿自信。

二十分鐘很快過去。

病人冇有任何意外情況發生。

又過去五分鐘。

“董醫生,董醫生,你快來看啊!”

一位年輕的西醫著急的叫喚。

董建國和施永昌急忙過去,看到躺在病床上的病人已經進入昏迷狀態,事態頗為緊張。

“快,看看哪裡出問題了。”

董建國急忙安排檢測儀器。

這是賀宏明的病人,他在旁邊十分著急,如同熱鍋上的螞蟻,也有些不知所措,想要看看哪裡出問題,卻也看不出,心急如焚。

突然,他愣住了。

看向病人的腹部,似乎意識到什麼。

臉色瞬間蒼白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