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說話的是陳昇平,他收集了最近的情況。

陳昇涯眉頭一皺,說道:

“當初我們懷疑蕭家和明凡集團的紐帶是葉凡,可如今葉凡已死,蕭家突然又提明凡集團,總感覺哪裡不對勁,而且最近我發現了一個怪異的現象,有幾個本應該死掉的武者還活著,而且正在對各大家族的供奉出手。”

中年男人眉頭一皺,說道:

“什麼意思?應該死掉的武者?誰?”

陳昇涯說道:“當初南山彆墅一戰,我有關注,那一戰,所有參戰之人基本都死光了,但最近又看到幾個活著。”

中年男人沉默了一會兒,說道:

“如今發生的局麵,已經不是明凡集團的問題了,也不是葉凡的問題了。”

陳昇平有疑惑的說道:

“爸,什麼意思?”

中年男人歎了口氣,說道:

“什麼葉凡、什麼明凡集團,不過是個藉口。蕭家這是要向我們陳家全麵開戰,目前孫家和吳家的所作所為就是蕭家手中的一把槍,一條瘋狗,蕭家指哪兒,他們就打哪兒,至於這兩個家族付出什麼代價,他們纔不會管。”

“主脈的人也已經關注到這邊的情況,我昨晚去主脈那邊開了會,主脈表示我們可以用同樣的招式,咱們陳家不是有秦家嗎?”

“秦家受我們庇護,可以當我們的槍,也可以引誘慕家,甚至三流家族也可以利用。”

車內的人恍然!

在此之前,陳家和蕭家的戰鬥不斷,不斷升級。

如今戰場已經引爆到下麵家族,全麵開戰的時刻。

來到彆墅!

眾多家族的人紛紛出來迎接。

陳昇平注意到周圍有不少供奉武者,都是各大家族的人帶過來貼身保護的。

陳家人也不廢話。

聲稱可以給予這些家族莫大的支援,讓他們可與吳家、孫家開戰,可以為他們開放各種綠燈。

一下子引得現場沸騰起來。

大家都非常滿意這次的相聚。

不斷奉承陳家眾人,表示以後會對陳家忠誠。

在這裡把酒言歡,一直到深夜才離去。

陳家喊住了慕家人,表示有點事要說。

慕家參與的人不多,慕蓉蓉算一個,還有她的兩個哥哥。

“慕董事長,你好像對今天的事不是很滿意啊!”說話的是陳昇平的爸爸陳誠堅,笑眯眯的說道。

慕董事長笑了笑,說道:

“並非不滿意,隻是這件事我無法做決定,我需要回去跟家裡商量商量。”

陳誠堅說道:“慕董事長,我知道你們慕家是跟著沈家的,但你們也可以從我們陳家這邊得到一些利益,沈家能給的,我們陳家也可以,而且沈家冇有參與這次的事件,可能沈家不稀罕,那是對沈家來說無關緊要,但你們慕家隻是二流家族,其他家族出現問題,對你們家族來說可是影響巨大的。”

“所以希望你們好好考慮,如果有什麼問題,都可以聯絡我。”

慕董事長沉默了。

他說的有道理。

暴風雨來臨,冇有一個人是無辜的,想要保持中立也是不可能的。

風雨飄搖,其他二流家族發生劇變,慕家肯定會受到巨大影響。

慕蓉蓉看著他,說道:

“五哥,彆被他蠱惑了,我們慕家做什麼決定,那是我們的事,就算是陳家也不敢輕易動我們,沈家的強大足以庇護我們。”

目光看向陳誠堅,說道:

“你們陳家叢勇我們下麵這些家族對付蕭家、把我們當炮灰,彆以為我看不透,我們隻是醫學世家,我們不參與這些鬥爭,更不會與明凡集團為敵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