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我們走!”

拉著慕家的人離開。

坐上車。

兩個哥哥的狀態明顯跟她不一樣,她有些擔心,說道:

“你們不會像趟這趟渾水吧?我告訴你們,我堅決不同意,我在家族中也有投票的權力,而且葉凡可能還活著。”

一男子說道:“我的好妹妹,葉凡現在已經不是關鍵了,他是死是活都不重要了,關鍵的是我們慕家將會在風雨中,想要獨善其身,談何容易。”

慕蓉蓉不想理兩位哥哥,鼓著嘴。

兩位哥哥表示很無奈。

來到市區。

慕蓉蓉要下車,打車來到天醫館附近的一個小區。

保安看到她是慕家大小姐,也冇有攔著,還親自給她帶路。

來到高雅溪和王晴的租房門口,直接敲門。

兩人已經入睡,穿著睡衣過來開門。

“兩位妹妹,姐姐請你們吃夜宵,走!”

“慕醫生,這麼晚了,你還不睡啊!我困死了。”

“哎呀,起來吃點東西嘛!”

慕蓉蓉走進去,催促兩人,趕緊出門。

都這麼晚了,兩人也不化妝,換一身衣服,素顏出去了。

慕蓉蓉很大方,各種啤酒、燒烤統統點上,兩女孩也有些餓了。

三個女孩不停的乾杯。

一個多小時後,已經微醺、醉意襲來。

慕蓉蓉看時機到了,說道:

“小溪妹妹,葉凡今天來醫館冇?你們幾個也太辛苦了,他都不來幫忙下的,太冇良心了。”

高雅溪一口咕嚕咕嚕喝酒,說道:

“慕醫生,你彆這麼說,葉醫生有很重要的是要做,他之前消失了那麼久,就是在彆一個大招,現在是亮劍的時候了。”

王晴坐都有些坐不穩,一隻手搭在慕蓉蓉的肩膀上,說道:

“蓉姐姐,我給你說,你彆給其他人說哦,葉凡和蕭家聯手,這次要將前段時間失去的加倍要回來,他們是要乾大事的人……”

慕蓉蓉嘴角一揚。

葉凡果然冇死!

還和蕭家聯手。

裝死!

不過葉凡和蕭家要做什麼呢。

對標陳家?

蕭家的秘密基地!

葉凡已經重新修複隱藏大陣,並且在院子內佈置了修煉小型陣法,對蕭家子弟進行魔鬼式訓練。

還把禿鷲等人召集到此一同修煉。

蕭家子弟苦不堪言,天天帶傷修行,還要泡藥浴,那種藥水浸泡傷口的疼痛讓他們撕心裂肺的慘叫。

苦不堪言。

葉凡還安排了禿鷲等人和他們對練。

時間過去了三天,還有很多人不習慣葉凡的訓練方式。

認為太苦太累。

但實力有了明顯的提升,隻能咬牙堅持下來。

“啊……我認輸,我認輸,不打了!”徐老頭打得一人抱頭認輸。

徐老頭這幾天很是得意,他雖然剛入武道,但實力卻比一般的內經初期武者強,吊打冇問題。

之前的每次行動,他都是捱打的份,來到這裡,葉醫生精準的讓他對標內經初期武者,屢屢感受到勝利的快感。

成就感滿滿的。

“年輕人,你這樣不行啊,這才五分鐘,你就不能讓我老頭子多過過癮嗎?”徐老頭有些不爽。

“為什麼我們同樣是內勁初期,你卻比我強那麼多?”

“嘿嘿,那是我得到了葉前輩的親自訓練,以後你也可以這樣。”

這人很不服氣的回去泡藥浴。

葉凡坐在一旁飲茶,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樣。

“葉前輩,你這修煉之法,我從未聽聞。”蕭家老祖看了好幾天了,一臉不解,說道:

“這樣真的有用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