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凡笑了笑,喝一口茶,說道:

“修道、修的是心中大道、需要一個純淨的體魄、這些人體內有太多的汙穢雜質,我看了一下他們修行的功法,都還可以,但殺傷力不足。”

“這些功法都是你們從哪裡得來的?”

蕭家老祖說道:“不少是我從武道世界那邊得到的,每年都會有各種形式將功法送出,當然,我也要付出一定的代價,還有一些是好友相贈,來源不一。”

葉凡說道:“你看見過蕭雅?”

蕭家老祖思索了一下,說道:

“昨天我特意找了她,她的修為精進不少,我聽聞是您在指導她,而且她的身體發生了很大的變化,目前的修行速度比之前要快很多。”

葉凡說道:“你既然已經見到她的效果,為何還要質疑我的訓練方式呢?”

沉默了一會兒,說道:

“我最近幾天在思考,修改幾部功法,我看中了幾個人,準備將他們推上丹勁修為,天賦、毅力、體魄、體質、對大自然的親和力都很不錯,我要對這幾人進行特訓,需要一些特殊的材料,你幫我找來。”

蕭家老祖有些激動,說道:“前輩儘管吩咐,我一定弄來,不知前輩看上哪幾個了?”

葉凡說道:“蕭驚天、蕭景天、簫柔!”

隨後葉凡列了一份清單給他。

“鼎?”

“有問題嗎?”

“冇問題!”

“那就去吧。”

時間又過去了兩天。

楚明心一直在這裡遠程辦公,有一些重大決策,霍天南和餘嘉芸都要和她商量,有時也會喊上葉凡。

不過葉凡很明顯對世俗商界的事並不懂,假裝聽一下,隨便問幾個問題,解決方案都是讓他們三人決定。

這一天!

葉凡看著小姨子不斷暴揍蕭家子弟,整個彆墅都傳來她囂張的聲音,苦笑。

很快,又被楚明心喊進去。

“葉醫生,目前的情況很激烈,整個商界的格局都在發生巨大的改變,現在基本已經形成兩個陣營。”

視頻通話中,傳來霍天南的聲音,他很嚴肅,繼續說道:

“以蕭家為首,明凡集團、霍家集團,孫家和吳家為棋。另一邊,以陳家為首,秦家和慕家為首,領導下方一眾三流家族對我們發起很激烈的攻擊。”

“過兩天,雙方之間會有一場很激烈的場麵,可能需要你那邊安排人出麵,現在所有家族的行動都安排供奉跟隨,我們想要動手,極不容易,而且我們昨天還被埋伏,損失了三千多萬。”

葉凡說道:“說吧,需要我做什麼?”

餘嘉芸說道:“我們在瓦田山那邊的工廠需要大量的材料,不過屢次被破壞,被埋伏,材料運不進來,而且工地的總工也莫名的死了三個,還有兩個失蹤,現在搞得整個工地人心惶惶,這件事必須要儘快解決,如今總工之位無人敢坐。”

葉凡問道:“是世俗之人還是武者做的?”

餘嘉芸說道:“這個不清楚,我們根本就冇見到人,之前蕭家有供奉護送,但死了,武者、世俗界的人都被殺了。”

葉凡眼眸一眯,說道:

“看來兩者都有了,下一趟運輸是什麼時候?”

“明天!”

“行,明天我跟車護送。”葉凡點了點頭。

霍天南有些擔心,說道:

“葉醫生,你的身份暫時不能暴露,你安排人過來就行,我認為你安排那十二個丹勁武者過來,應該就可以了。”

餘嘉芸也點了點頭。

葉凡說道:“沒關係,我不會讓任何見到我的臉的人活著離開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