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我身為彭家供奉,我若逃了,那就是聲名狼藉,恕我做不到。”

“那就死吧!”

戰鬥再次爆發。

躲在屋內的彭家人已經發現,充滿驚恐。

“怎麼辦?武者殺上門來了!”

“還能怎麼辦,趕緊聯絡秦家啊。”

彭家受秦家庇護,身為三流家族,他們無能為力之時,隻能向二流家族求救。

趕忙打電話過去。

那邊卻傳來秦家同樣遭受到武者攻擊。

根本無法顧及他們,讓他們自行解決,把更多的供奉喊回來。

可其他供奉身在外麵,趕過來,黃花菜都涼了。

“彭總,喊人呢?”

一位四五十歲的男子手持一把大刀,從樓梯走上來。

跟隨在他身後的還有七八人,個個都凶煞無比,手持大刀、一臉殺意。

“王克強?蕭家!”

他認識這人,地下世界的一方霸主,一直以來效忠蕭家,老大親自出手,必然是蕭家的指使!

彭家諸人隨手拿起旁邊的木棍、掃把等觸手可及的東西當做武器。

可怎麼會是這群地下世界之徒的對手。

殺這些人根本不需要用到武者,碾壓式屠殺。

不死也是傷殘,下半輩子要麼在地獄度過,要麼在病床上度過。

院子裡的打鬥已經結束。

彭家供奉已死!

所有人離開。

整個彆墅恢複了平靜,隻是冇有人活人的氣息。

諸如此事,今夜發生了不少。

蕭家動手,大規模的行動。

最終所有人彙聚之地便是秦家。

秦家供奉武者眾多,還有陳家供奉相助,在秦家附近發生非常慘烈的戰鬥,鮮血瀰漫、染紅了飄雪。

在這樣冰冷的夜晚,傷口被秋風吹過,寒風刺骨,難受至極。

遠方!

有人在觀戰。

程湘芸、陸瑤、老婦、以及一個老頭。

“瘋了,徹底瘋了。”老婦搖了搖頭,有些於心不忍,場麵太凶殘。

陸瑤目光掃視四周,說道:

“越來越多的人前來,有武者,有世俗強者,你們看那個人。”

眾人目光轉移,看向世俗高手的戰鬥之地。

一位青年似乎有點腿瘸,手持長刀、刀刀致命、儘管身有殘疾,但他的動作、舉動都超越常人。

非常生猛,一人可敵數十人,渾身是血,但卻是愈戰愈勇,彷彿戰神般,多少敵人殺過來,他都能反殺回去。

老婦眉頭一皺,說道:

“我關注此人很久了,他隨時世俗之人,但身體各方麵的素質都非常不錯,我曾經接觸過,他叫葉辰,是陳家世俗至強高手,一位退役軍人。”

“身有傷疾便如此生猛,若是完璧之身,應該會是一個非常恐怖的強者,至少算是世俗界的天花板,隻要有他在,蕭家這些世俗之人都會成為他的刀下亡魂。”

老頭也是看的頗有興致,說道:

“此等人才,為何不吸收進入神龍組,加以指導,說不定能在武道世界闖出一番成就來。”

老婦說道:“我檢查過了,他體魄雖然不錯,各方麪條件也都很好,唯獨冇有武道天賦,非常可惜,我本來是想讓他幫忙在世俗做事的,而且他有軍人身份,行動更方便,但他不願意,他是陳家的上門女婿。”

“退了!”陸瑤說道。

眾人將目光轉移到武者之戰。

蕭家的武者退了。

撤離得很快,冇有追擊。

地上已經有了不少屍體。

武者退,世俗也退。

“奶奶的,葉辰果然恐怖,差點栽在他手裡。”王克強嘴裡罵著,身上出現了兩道觸目驚心的刀傷,鮮血一直流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