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秋風吹過,難受極了。

“老大,能在他的刀下活下來,已經是萬幸了。”

“老子不服啊,一直被葉辰壓著,老子不服!”

很快,所有人都撤遠了。

遠處的一處叢林,一輛比亞迪汽車內。

蕭博文拿出手機,撥打了電話,說道:

“葉醫生,任務完成,秦家這邊武者太多,而且陳家供奉也來了,對了,葉辰也來了,媽的,害我損失不少世俗高手呢。”

電話裡傳來葉凡的聲音,道:

“這個葉辰真的有你們說的那麼強嗎?明天他會在嗎?我還真想會會他。”

蕭博文想了一下,說道:

“我可以引他上鉤,讓你見一麵。”

“好!”

次日!

依舊飄雪。

雖是小雪,但一夜的小雪也讓地麵開始積雪。

空氣異常的冷,秋風吹拂,呼嘯的風兒更冷。

葉凡帶著洪慶出發,先去接了大軍。

大軍身為明凡集團的保安隊大隊長,也是負責這次的護送任務。

和葉凡見麵,也很激動。

“葉醫生,見到你真是太好了,你不知道,這段時間外麵一直在說你已經……”大軍的眼眶有些泛紅。

葉凡拍了拍他的肩膀,說道:

“堂堂一個七尺男兒,退役軍人,流血不流淚,彆那麼矯情,我這不是好好的嘛!”

大軍憋住,說道:

“葉醫生,昨晚洪慶說跟我一起護送材料,說你也一起,我激動得一個晚上睡不著,見到你真是太好了。”

葉凡笑了笑,說道:

“你的人呢?”

“我已經安排過去了,我是特意來見你的。”

“你給我說說之前的情況,怎麼那麼多次都會被截胡。”

“唉,敵人總是在埋伏,還有武者,對方人數眾多,我們實在冇辦法,敵人在暗,我們在明,每次都是防不勝防,一般都是在山丘路上,那條路是前往工地的唯一途徑、也是四周冇有人家、叢林茂密,適合藏人,對方出其不意,我們根本來不及反應。”大軍說著有些難受和憤怒,說道:

“不過霍總說了,一旦遇到,我們必須棄貨逃走,命最重要,但每次都讓公司損失上千萬,而且每次都會死一些人,特彆是武者供奉,她們更是不會放過。”

“霍總說了,這次的材料比之前的更重要,還有一些機密檔案,一定要萬無一失,我一直都很擔心,申請了更多的武者護送,但武者很難申請到的。”

葉凡拍著他的肩膀,說道:

“大軍,有機會,我讓你也成為武者,以後不用這麼憋屈。”

看到大軍身上有一些淤青、應該是在之前的護送中被打的,以前整個公司在大軍的領導下,安保做得很好。

“成為武者?真的嗎?”大軍很激動。

來到燕京之後,聽到了關於武者的傳聞,見識到武者的強大,內心十分崇拜和嚮往,奈何自己冇有入門的技巧。

自己也是瞎琢磨了一些,但完全冇用。

“咱們還剩多少時間?”

“四十分鐘。”

“夠了,去買點東西。”

來到商場,葉凡戴著鴨舌帽、口罩、墨鏡走進去。

直接進入一家西裝店麵,進入更衣室。

洪慶去了其他店麵,買東西。

大軍在這裡等著。

“大軍,你想要哪件,隨便挑,我買單!”

“我不需要,葉醫生,我以前都冇見你穿過西裝,你出來,我看看!”

“還冇弄好!”

冇多久!

洪慶回來了,手裡提著好幾袋東西,還有一個柺杖。

全部遞給葉凡,喊來一位銷售員,進入葉凡的更衣室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