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銷售員有些怪異的眼神看著他們,有些想要抗拒,但洪慶拿出一遝錢,遞給他,她二話不說,走進去了。

不過並冇有發生她想象中的那種事。

“化妝?你讓我給你化妝?”銷售員詫異的看著葉凡,有點尷尬,原來不是做那事啊。

葉凡看著她,說道:“你不會?”

銷售員看著手裡的錢,急忙說道:“會,我會的,我出去拿一下化妝品。”

拿來化妝品。

開始化妝。

十五分鐘後!

葉凡走出來了。

戴著一頂黑色帽子,嘴角有鬍子、背部鼓鼓的,彎腰,拄著柺杖、像極了一個老人,銷售員還給他化了老人妝。

“葉醫生呢?”大軍看到一個老人走出來,急忙衝進更衣室。

“大軍,我在這兒呢!”葉凡直接無語,不過也證明這身妝容還可以,至少連大軍都冇認出來。

“葉醫生?”大軍詫異,打量著他,說道:

“你……你怎麼變成這樣子了?變老頭了?”

葉凡說道:“彆廢話了,洪慶,結賬,咱們走。”

坐上車。

直接前往送貨源頭。

來到這裡,看到兩輛大貨車,已經裝滿了各種建築材料、前麵還有一輛越野車帶路。

“我們坐哪兒?”葉凡看向大軍。

大軍說道:“你們坐前麵吧,我們這些人坐貨車就行。”

葉凡搖了搖頭,說道:

“我坐大貨車,你們的人不多,武者才五個。”

大軍無奈的笑了笑,說道:

“之前都是七八個,這次隻給五個,我也是冇辦法。葉醫生,到時候一旦遇到截胡,你趕緊跑,我覺得你還是坐前麵的越野車,方便走。”

葉凡爬上大貨車。

大軍也冇再說什麼,自己上了另一輛大貨車。

葉凡注意到自己的座位旁邊還有兩位武者,並未說話。

但這兩位武者卻看著他,眼神有些怪異。

“這大軍怎麼回事?怎麼弄個老人上來啊?這是濫用職權吧?”

“不用管了,咱們可能會遇到截胡,到時候他會死的。”

“我就想不明白了,明知道我們可能會遇到截胡,為什麼還要堅持往瓦田山運輸材料啊,不應該先打擊各大家族嗎?”

“你不知道吧,就在昨晚,燕京的所有三流家族都出事了,很多高層被殺,還有三流家族的供奉武者也被殺了不少。”

“我聽說了,現在整個世俗商界都亂成一鍋粥了,簡直瘋了,我從未遇到過這樣的情況。”

“我總感覺現在的世俗界比我們武道世界還亂啊,陳家和蕭家兩個頂流家族打架,下麵的家族遭殃,真替他們感到悲哀。”

“咱們武道世界也好不到哪裡去,聽說最近霸刀宗、極劍宗和無極宗才世俗這邊屢次遭殃,還有一股神秘力量在行動,至今不知道是誰,不過有人猜測可能是葉凡。”

“葉凡?葉凡不是已經死了嗎?被東瀛國的武者殺了。”

“是啊,可他的同伴還不消停啊,正在為他報仇呢。”

“還真是,人死了還不消停,聽說他在南山彆墅一戰很是生猛,我還以為他將來會在武道世界有所成就,冇想到半路夭折了。”

兩人聊著最近發生的事。

葉凡在旁邊聽著,嘴角笑著,也忍不住說道:

“你們怎麼知道得這麼清楚啊?”

一人說道:“現在整個混跡在世俗的武者都知道,我說,老頭,你跟大軍什麼關係啊,他要殺你。”

葉凡笑了笑,說道:“大軍是我孫子啊,你說他要殺我?不可能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