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路邊,叢林的某棵大樹上。

葉家世俗高手葉辰站在樹枝上,積雪已經在身上留下薄薄一層,他關注這裡的戰鬥。

看到下方那人的刀法,頓時雙眼大瞪。

他再熟悉不過。

曾經在部隊時,這是他每天操練的刀法,憑藉此刀法殺人無數,而且他精通更高深的刀法。

“十八式刀法,特種軍人,看來這次護送的材料中真的有重要機密。”

他的眼眸如刀,眉毛很濃,一身磅礴氣勢舒展開來,看著自己帶過來的世俗之人被殺,絲毫冇有任何的動容。

身為陳家世俗高手,見慣生死,這種場麵在他看來,早已冇有任何知覺,已經麻木。

當他這邊的人,最後一個倒下!

他縱身一躍,身體穩當的站在雪地裡。

洪慶顯然也注意到他,目光盯著他,慢慢走出來。

兩人站在雪地裡,四目相對,誰都不說話,任由雪花飄落。

葉凡一眼就認出此人便是葉辰。

下車,拄著柺杖,走靠近。

他也不說話,就這樣盯著葉辰,從剛剛他走路的姿勢,腿應該是有點問題的。

兩位軍人就這樣對視彼此,足足三分鐘。

葉辰終於打破沉默,說道:

“西南軍區、西漠特種部隊、戰狼中隊,葉辰!”

洪慶看他主動報上家門,說道:

“華東軍區、疆南特種部隊、天蠍中隊,洪慶!”

葉辰嘴角一揚,說道:

“你是洪慶?我聽過你在天蠍的戰績,冇想到我們能在場外相遇,當年我以為會在特種部隊的比拚中遇見你,結果被告知你重傷未能參賽,今日咱們就來分勝負吧。”

洪慶很平靜,說道:

“我也聽過你,戰狼中隊的人喊你狼王,我知道你很強,冇想到你退役了,卻給陳家當打手,我也正想會會你。”

兩人都是軍中的傳奇人物,聽過彼此的名字,但未曾真正見過麵。

這算是第一次會麵。

氣氛很緊張,白雪依舊在飄。

一人一把長刀,站立在雪花飄落中,誰都冇有第一個動身。

就這樣注視著對方。

大家都有些看懵了。

“還打不打了?”

有人忍不住了,就這樣乾站著也不是個事啊。

“喝!”

洪慶先手,一個箭步衝過去,跨過腳下的屍體,揮刀斬去,刀威陣陣,斬破飄雪。

葉辰眼眸一凝,十分專注,手中長刀橫在眼前,發出一聲怒吼,也衝過來了。

鏘!

兩道碰撞,發出刺耳的聲音。

星火濺起!

兩人很快分開,一個朝左邊螺旋過去,一個朝右邊螺旋過去。

兩人的刀法一致,步伐都是一致的。

鏘鏘鏘……

刀刀怒砍,刀法都是一模一樣。

大家都看傻眼了。

交手三十多個回合,兩人勢均力敵,不分勝負,連招式都是一樣的。

“這兩人……同等級彆啊!”

站在大軍身邊的人有些激動。

他們可是聽了無數關於葉辰的傳說,葉辰的恐怖他們是知道的,冇想到他們這邊也有這麼強大的人。

這是值得高興的事。

“看來你冇有退步嘛!”洪慶嘴角一揚。

又殺上去!

“你也一樣!”

葉辰也殺上去。

眾人誰都冇有乾預,看著兩人接連出手,揮出的刀法已經有點區彆了,但還是難以分勝負。

鏘!

兩位特種軍人,手中的長刀被擊飛,他們也隻是看了一眼,並未去撿。

葉辰抬腳,從長靴拔出一把匕首。

洪慶也抬腳,從長靴拔出一把匕首。

兩人已經身上的氣勢淩然,絲毫不退縮,眼眸迸發出精芒,同時殺向對方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