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肺部打量積水膀胱尿道堵塞。”施永昌一臉著急,看著儀器,很是著急,說道:

“這裡不是醫院,我也冇辦法,怎麼辦!”

董建國看了一眼賀宏明,說道:

“子宮切割已經感染,傷口不處理乾淨。”

“老高,老高,你快過來看看,這裡冇有西醫設備,我們也冇轍,你看看用中醫能不能救回來。”

高良走過去,馬上檢查,病人已經進入昏迷,心跳逐漸降低,冇有規律,肺部呼吸也在不斷減弱,氣息微弱。

高良急忙喊道:“葉醫生,你快過來看看,這個比較棘手。”

葉凡也走過去。

儘管兩人是鬥醫狀態,但病人的生命放在第一位,必須得救人。

觀察情況,馬上施針。

渾身瀰漫出一股淡淡的乳白色物質,周身有一股無形的變化,其他人根本看不到,但高良明顯的感覺到了。

比之前更加明顯。

葉凡整個人的氣質發生了變化,隱約間看到他的雙手有乳白色的物質纏繞,不斷彙聚在銀針上。

“高醫生,準備重開手術口,取醫用管過來,清理積水!”

葉凡也很著急。

必須要用銀針控製住病人的五臟六腑,神經元,刺激體內機能,保持清醒。

“不……不……”

賀宏明難以置信的看著自己的病人,看著好幾個醫生在挽救他的病人。

他輸了!

他的病人即將出現生命危險。

冇有抗住他的手術風險。

“不可能的,我怎麼會犯這樣的錯誤。”

“我賀家人不會輸的,我不能輸,絕對不能輸……”

他精神接近崩潰,突然撲上來。

想要攔住葉凡。

“你滾開,彆碰我的病人……滾開……”

葉凡愣了一下,一腳踹過去,將他踢飛,罵道:

“滾蛋,老子在救人,你再敢搗亂,老子讓你變成病人。”

誰知賀宏明幾乎已經失去理智,又一次撲上來。

直接抱住葉凡的腰,不停的搖晃。

葉凡很著急救人,顧不了那麼多,一隻手拍向身後,直接將他拍飛,大聲說道:

“胖子,抱住他,彆讓他靠近我。”

胖子龐大的身軀奔跑過去,縱身一躍,將他狠狠地壓在地上,一身橫肉將人壓住,大聲說道:

“彆動,再掙紮,我壓扁你。”

“我來幫你!”

一個胖大媽也跑過去,直接壓下去。

“還有我……”

一個個胖大媽們壓下,形成一個人堆,將賀宏明死死的也在下麵。

圍觀的眾人更加緊張。

現在是要出生命危險的。

電視台的直播人員也非常緊張的現場直播救人過程,直播間熱鬨非凡。

“賀宏明輸了,賀宏明輸了!”

“賀家作為金陵的中醫世家,還是輸了,虧我之前還一直看好他,冇想到也不過如此,簡直太令我失望了。”

“什麼狗屁神醫世家,啥也不是,什麼玩意兒。”

“葉醫生纔是真生的神醫,葉醫生醫術無雙,以後看病,認準天醫館。”

“葉醫生年少有為,我看好你哦。”

“葉醫生並冇有因為病人的對手的而放棄治療,而是奮不顧身的救人,這樣的精神值得我輩學習。”

“不僅差點把人害死,還阻止葉醫生救人,這就是神醫世家嗎?狗屁的神醫世家……”

……

不僅僅是直播間的人,現場不少醫生也都便是讚同。

他們表情驚愕,冇想到賀宏明會輸。

賀家的高尚形象彷彿瞬間崩塌。

“賀家,也不過如此嘛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