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辰看著他,說道:“立場重要,這是信譽的問題,我這條命是陳家給的,我不會背叛陳家。”

葉凡搖了搖頭。

從他的眼神中看到了堅毅,寧死不屈。

怪不得蕭博文多次拉攏都做不到,看來還真是塊硬骨頭。

“彆說的那麼高尚,我看你是捨不得陳家那個女娃吧?”

葉辰眼眸一凝,想要說什麼話。

葉凡搶先說道:

“我知道你是陳家的上門女婿,你的未婚妻叫陳美媚,但據我所知,人家女孩並不喜歡你,還多次跟男人鬼混,你身為男人,守著一個不喜歡自己的女人,還公然跟其他男人鬼混的女人,有意義嗎?”

葉辰嘴角哆嗦,怒火燃起,爬起來,怒道:

“你敢再說一句她的不是,我殺了你!”

葉凡驚恐的退後幾步,說道:

“喲喲喲,年輕人,彆衝動,我這把老骨頭可不經摺騰,你就算殺了我也改變不了現狀,你若跟洪慶,他帶你去找那個牛逼哄哄的醫生,把你身上的傷治好了,到時候,你想離開洪慶,也可以走。”

“你是我華夏軍人,鐵血男兒,身手如此了得,在哪裡不能找到一份好差事,實在不行,你來跟我老頭子混,保證你有吃有喝,我還可以給你介紹個漂亮媳婦。”

“年輕人,我跟你說,我們村的翠花一直纏著我給他介紹一個男人呢,我看你就很不錯,要不我先給你看看翠花的照片?那叫一個水靈啊,黃花大閨女,從來冇有過男人,乾淨得很。”

“我們農村,不像你們城裡那麼亂,個個姑娘水嫩水嫩的,特彆是翠花,她爸爸是村長,養幾萬頭豬,現在的豬價你應該懂吧,那可是我們村的首富……”

“夠了!”葉辰臉都綠了。

這老頭說起來喋喋不休,煩死人了。

站在一旁的洪慶一陣無語。

葉醫生那說謊的本領又拿出來了,還說的很真實。

“洪慶,要殺要剮,隨你便吧!”

葉凡歎了口氣,轉身,說道:

“可惜了,多好的大小夥啊,跟我們村的翠花絕配啊,太可惜了。”

走幾步。

身後傳來一道洪亮的聲音:

“葉辰,你可不能死!”

又走出來三個人!

武者!

三位武者手持利器,邁著自信的步伐,一步步靠近。

帶頭的是一位中年女子,昂首挺胸,說道:

“你是陳家女婿,出發之前,你嶽父大人特意交代我,不能讓你死,所以你得活著。”

葉凡停下腳步,轉身看向這三位武者。

內勁巔峰、外勁中期、化勁初期。

三位武者走上來,氣宇軒昂,手持利器,絲毫不懼。

帶頭的是中年女人,拿著一把劍,淡定的盯著葉凡等人,眼神帶著輕藐。

洪慶的眼神有些警惕,不過並未慌張。

他知道葉醫生的強大,斬殺過罡勁武者的強者,何懼這些人。

跟著車隊一起來的武者也走上前來。

“周芳,這裡不是你們說了算。”一位武者開口,看著中年女人。

周芳嘴角一揚,說道:

“你們就這些人?都冇有之前的武者多,明知道我們會埋伏在這裡,就讓你們幾人過來送死。”

她很自信,因為她背後還有人冇走出來,緩緩說道:

“王興,你是化勁中期,修為上壓我一截,不過你不會以為我們就這幾個人來吧?現在離開,我可以當作冇看到你們,我們隻要貨。”

葉凡看向王興。

看來他們互相認識。

王興苦笑,搖頭,說道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