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還未開戰,已經有兩人失去戰鬥力。

王興有些著急,瘋狂運轉體內勁氣、抵擋壓迫,邁開步伐,衝上去。

“殺!”

狂暴怒喊,殺過去,刀威震震。

其他兩人跟隨著他一起殺過去。

站在戰場不遠處的大軍很是著急,看向葉凡,說道:

“葉醫生,怎麼辦?這人太強了,王興他們扛不住啊!”

葉凡佝僂著身體,一副老人模樣,慢悠悠的姿態,說道:

“我不會讓他們死的,我會讓他充滿成就感。”

蹲下身子,抓了一把雪,雙手慢慢揉搓,揉躪成雪球,拿在手中。

“啊……”

三人直接被化勁巔峰境的老人一道橫掃、擊飛、發出慘叫、鮮血在空氣中迸濺出來、染紅了還未落地的飄雪。

王興還好些、其他兩人已經重傷在地,勉強能站起來,但已經失去戰鬥力,口吐鮮血、身上還有深深的刀口,已經看到骨頭。

老者很不屑的看向王興,一步一步走過去,充滿自信,拖著長刀,說道:

“就剩下你了,你該上路了!”

王興急忙站起來,長刀橫在身前,刀威迸發,他知道自己的抵抗冇什麼用,但他不想放棄,還想掙紮一下。

先發製人!

揮動長刀、拚儘全力、刀芒比之前更強、說不定能抗下化勁巔峰武者的一擊。

老人冷哼一聲,出刀!

長刀從側身螺旋揮來、拉長了殘影綽綽、形成一股磅礴的刀勢、無可阻擋、摧毀一切的大勢洶湧澎湃。

完全不把王興放在眼裡、更不會把他揮出的刀芒放在心上。

他這刀勢橫推過去,自然可以摧毀王興的刀芒。

就在他的刀勢即將和王興的刀芒觸碰的那一瞬間,一個小小的雪球搶先了,碰撞到他的刀勢。

堅不可摧的刀勢在這一瞬間,瞬間化作虛無,消散得無影無蹤。

本就不在意!

卻在這一瞬,慌了。

而眼看著王興的刀芒已經殺到眼前,躲避是不可能的了。

不知道那個雪球是怎麼回事,但他已經冇有時間去理會,連忙後退一步,但也是無濟於事。

刀芒砍下。

哢……

噗……

“啊……”

他冇有任何的防備、長刀直接砍在他的胸口上、砍進肺腑。

整個人吐血橫飛,充滿難以置信和不甘。

王興整個人站在原地,他比老者更震驚。

彆說其他人,連王興都懵了。

他已經做好了被反殺的準備,冇想到居然將對方殺了。

他注意到剛纔的那個雪球,看起來平淡無奇,蘊含的恐怖力道卻能擊潰化勁巔峰的刀勢,強到不可擋。

而其他人並未看到雪球的存在,隻是以為王興以刀破了對方的刀勢。

“這……這怎麼可能?”

“他不過是一個化勁中期,怎麼可能將化勁巔峰,並且一隻腳踏進丹勁的強者反殺,這……”

“不可能的……”

已經有人去檢視老者的傷口。

刀口很深、看到了內臟,雖然還有一口氣,但已經冇有活著的希望。

化勁巔峰居然被化勁中期反殺了。

所有人都震驚不已。

“王興,你怎麼做到的?”周芳第一個發問,難以置信。

王興現在都還懵著呢,回頭看了一眼洪慶和葉凡,他猜測,估計就是這兩人中的一人,可很迷惑。

洪慶出手時,他看了,冇有武者氣息,洪慶旁邊的老頭同樣冇有武者氣息。

隻能說明一點,此人修行了一種隱藏氣息的秘法。

將目光收回,看向周芳,說道:

“你們現在離開,我們相安無事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