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呼……

另一位化勁巔峰武者殺來,發出一聲冷哼,道:

“小子,殺了我們的人,還想讓我們認慫?拿命來吧!”

這位武者冇有兵器、雙手便是他的武器,拳勢滔滔、奔騰而來,宛若一隻深山走出來的浣熊。

氣勢磅礴、如同一座移動的小山,一往無前,揮出的拳頭如同移動的小山。

王興拚儘全力、刀威震震、刀鋒銳利,直接迎接上去。

卻不曾想,自己的刀威居然被一拳打散,對方一拳打在他的刀身上,將他整個人猛然彈飛。

他心裡想著之前那人會不會再次出手助他一臂之力,可惜葉凡並未再次出手。

他重重的砸在雪地上,吐出一口鮮血,染紅了白雪,臉色漲紅,十分難受。

看向化勁巔峰武者時,眼眸一凝,對方已經追殺過來,急忙起身,橫刀在前,擋住。

又一次被擊飛。

這一次感受到了雙手發麻、手骨幾乎要斷裂,體內五臟六腑都被震盪,難受至極。

重重的砸在葉凡等人麵前。

眼看化勁巔峰武者再次襲殺過來,這一次他再也冇有抗衡之力,艱難的爬起來,又跌倒。

大軍很緊張,目光看向葉凡,滿滿的哀求。

葉凡卻觀看戰鬥,並非隻是看王興這裡,他剛纔好幾次出手,救下其他人,不過都未被髮現。

他很清楚,剛剛那兩拳要不了王興的命,所以並未出手相助。

但這第三拳,王興必定會死!

看著拳頭逼近,拳勢驚駭、如同小山般轟然而來。

呯!

拳頭被一根柺杖擋住了。

轟烈的拳勢也無法再往前推動半分。

拳頭之下的王興早已臉色蒼白如紙,宛若死人,希望的窒息感瀰漫全身,彷彿已經一隻腳踩入鬼門關的大門。

卻並未等到巨拳打在身上。

定睛一看。

一根柺杖擋住了巨拳,順勢看去。

一個佝僂著背的老頭。

化勁巔峰武者也是很詫異,眉頭一皺,迸發渾身勁力集中在拳頭,卻絲毫不能往前,抬頭,看向老人。

嘴角哆嗦幾下,道:

“看來還有高人!”

葉凡這老人的模樣、像是七老八十、佝僂著背,並未引起其他人的注意,歎了口氣,說道:

“我現在給你們一個機會,馬上滾,否則都得死!”

化勁巔峰武者收回拳頭,退後幾步,說道:

“我們身為武者,各為其主,就冇有當逃兵的打算,今日我們便來決一死戰!”

其他人也被震驚,紛紛停手,看向葉凡這邊。

葉凡歎一口氣,說道:

“你們都是好樣的,我想西天如來佛會喜歡你們這種人的,記得幫我向佛祖問好!”

“大軍、洪慶,把其他人帶走,我跟這些年輕人玩玩!”

大軍和洪慶帶走所有的傷員,遠離戰場。

所有的武者聚集起來,朝著葉凡這邊走過來。

化勁巔峰武者爆發出比之前更加狂暴的氣勢,身體肌肉結成塊,整個人彷彿變得高大的幾分。

其他人也都爆發出強大的氣勢,洶湧而澎湃,刀光劍影、刀威劍勢形成一股巨大的城牆,帶著極強的侵略性。

氣勢!

他們聯合、以強大的氣勢鎮壓過來,試圖將葉凡壓製。

葉凡能夠感覺到他們的氣勢,苦笑一聲,說道:

“還真是的,想要以勢壓我!”

呼……

頓時,強大的氣勢瞬間炸裂、周圍的雪花都絮亂起來,磅礴的氣勢如同泰山壓頂,將他們的氣勢碾碎、反壓過去。

“額……這……這麼強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