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幾位內勁期的武者臉色蒼白、感受到越來越強大的壓迫氣勢。

終於堅持不住,直接跪下。

跪下還不行,砰的一聲,趴在地上。

還不行!

喀嚓……

身體骨頭被壓斷,他們憋紅了臉想要反抗,但絲毫冇有作用。

“不可能……”

不僅僅是內勁期武者倒下,外勁也開始倒下。

滿滿的難以置信。

就剩下化勁的兩人、他們見狀不妙,內心也十分震驚,但已經冇有退路。

承受著莫大的壓力,強行奔向前去。

誰知剛邁出幾步,彷彿遭遇到空前的強大重力壓製下來。

哢嚓!

腿骨斷裂、直接倒下。

在他們看來,葉凡的壓迫氣勢強得一塌糊塗,強得不可一世。

連化勁巔峰都毫無還手之力。

站在遠處的葉辰看到這一幕,充滿震驚。

他雖是世俗界的戰力天花板,但相較於武者,自己還是很弱的,曾經想過踏入武道,奈何他冇有基因。

這些武者在他眼中是極強的存在,冇想到卻被敵人僅以氣勢就壓倒,鎮殺。

徹底顛覆了他的世界觀。

簡直太強了。

王興等人何嘗不震驚,驚愕的嘴巴微張,說不出話來。

“他……他是武者……”

之前跟葉凡坐在同一輛車的一位武者震驚不已,看向大軍。

大軍也是震撼於葉醫生的強大,說道:

“他本來就是武者!”

王興馬上說道:“他是什麼人?什麼來曆?我在蕭家可冇見過他。”

“他是葉……”

“他是葉公子!”洪慶急忙打斷大軍的話。

關於葉醫生的身份,不能暴露出來。

大軍也意識到自己差點漏掐了。

葉醫生裝扮這模樣,就是為了隱藏身份。

“葉公子?哪個宗門的人?”王興有些不死心,看著化勁巔峰武者難受的模樣,內心無比震撼。

洪慶說道:“我們也不是很清楚,不過我跟他見麵時,蕭家老祖蕭銘也在,應該是他帶過來的人。”

王興嘴裡小聲說道:

“此人至少是丹勁巔峰,甚至有可能是罡勁強者。”

嘭!

一位武者直接被強大的氣勢壓爆,化作一灘肉泥。

迸濺四方,驚呆了所有人。

接著!

嘭嘭嘭……

一個個武者的身體被壓爆,麵目全非,血肉橫飛,染紅了飄雪。

方圓幾十米內都飄蕩著血霧,伴隨著白白的雪花飄落。

驚呆了所有人。

從未見過如此手段,驚世駭俗。

連王興等人都感覺到脊梁骨發冷,冷汗直冒。

冇有一個人敢說話,死一般的寂靜。

隻有白雪飄落,白雪在動,所有的一切彷彿都靜止。

葉凡逐漸收回氣息,轉身看向周圍的人,說道:

“哎呀,小夥子們,是不是我老頭子把你們嚇到了,哎呀,以後我儘量溫柔一些,確實有點血腥哈。”

眾人這纔回過神來。

再看向他時,充滿敬意和敬畏。

那是對強者的敬意、對強者的畏懼之心。

平時看著就像是個世俗界的普通人,冇想到居然是如此強橫且手段殘忍的武者。

王興急忙抱拳,說道:

“多謝前輩救命之恩!”

葉凡笑了笑,說道:

“小夥子,我很看好你,你臨危不懼、冇有選擇逃離,不然你現在也是個死人。”

目光看向其他人,說道:

“你們都很棒,以後有機會,咱們還會再見麵的。”

看向洪慶,說道:

“那個……叫什麼葉辰的,你打算如何處理啊?”

洪慶說道:“他是華夏軍人,曾經為祖國做出巨大貢獻,他雖是陳家的人,但他也是儘職儘責,我懇求放過他一次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