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接下來的時間!

葉凡在秘密極度訓練蕭家子弟。

如果有什麼材料需要護送,覺得危險,葉凡便帶著蕭家三兄妹一起去,主要是增加他們的戰鬥經驗。

每次他們的訓練強度增加、藥浴也是葉凡親自調試。

一個星期的時間過去了。

楚明心出現在古玩行業,逐漸嶄露頭角,聘請了幾個大師,其中一位便是玉寶閣的郭源潮。

此人的鑒寶技術時靈時不靈。

她也和吳天照混了比較熟。

吳天照是看在之前跟葉凡的情份,對她算是比較照顧,加上蕭家也在和她聯手。

蕭家和陳家之間的鬥爭,下麵的家族成為棋子,戰況非常激烈,經常會有意外發生,這些家族的人或者在這些家族上班的外姓人都有些人心惶惶。

不知道哪天出門會被樓上掉下來的盆栽砸死。

慕家屬於沈家一脈,但同屬在燕京商界這個大環境,並不能獨善其身,已經加入陳家的陣營。

在慕家看來,陳家的勝算比較大。

至於慕蓉蓉,一直是想站在葉凡這邊、站在明凡集團這邊,為此,她已經被家族架空,甚至軟禁起來。

葉凡對於外界來說,依舊是死人。

現在還不是露麵的時候。

時間過去一個月。

燕京的商界依舊是一片亂局,魚龍混雜,很多小企業在亂局中已經悄然崛起,還暗中得到了蕭家的提攜。

搭上蕭家這艘大船,想不起來都難,還有不少搭上明凡集團的小家族,也在慢慢崛起。

風雨飄搖。

最近燕京經常下雪,雪地裡經常能看到一些血跡。

商界的戰爭對於普通人來說就是神仙打架,不少原材料公司以前都見不到蕭家的人,最近倒是見到了不少。

經濟製裁,切斷原材料,這是最原始的方法,也是最直接有效的辦法。

蕭家進軍古玩市場、原石界,引起很大的動靜,而且很多項目都是直接針對秦家的,最近這個行業極為動盪。

鑒寶大師成為香餑餑,原石價格飛漲。

這一行水深,魚龍混雜,各種騙局、假大師、偽專家,層出不巧,不過蕭家出手大方,意圖要聯合整個行業斷了秦家的後路。

這不!

今晚就有一場行業內的聚會,召集了行業內不少大師、巨鱷參與。

蕭家主導,很多行業內的人都給麵子過去。

唯獨冇有邀請秦家。

葉凡也參與進來。

化了老人妝容,外人認不出,跟隨在老婆身邊,作為她的武者保鏢。

最近武者保鏢已經司空見慣,亂局太多,流血事件太多,很多有能力的人都會隨身帶著武者在身邊。

今晚來的人很多。

葉凡看到不少熟悉的麵孔,但對方並未認出自己。

“怎麼這些人我都冇見過啊!”葉凡看到不少陌生麵孔,而且口音比較奇怪,並不像是燕京人。

楚明心小聲說道:

“那些事原石的供應商、還有不少是礦坑的老闆,都是來自天南地北,還有東南亞那邊的,蕭總說這次要切斷秦家的貨源,動真格,從這一刻開始。”

葉凡眉頭一皺,說道:

“蕭家和秦家鬥了這麼長時間,還冇解決啊,這效率不像蕭家的手段啊。”

要知道蕭家作為一流家族,想要滅掉秦家,還是比較簡單的,摧毀其他二流家族效率極快,怎麼這次顯得有些吃力啊。

楚明心說道:“這次我們要對付的不僅僅是秦家,秦家不過是一杆槍,背後有陳家和川島家族,川島家族作為東瀛國最大的珠寶玉石企業,不斷給秦家提供支援,不是那麼好辦的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