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凡瞭然!

川島家族也是十分強大,更是在這個行業深耕多年,底蘊深厚,蕭家剛剛入場,雖然資金雄厚、也有底蘊,但底蘊不在這邊。

加上陳家,確實不好辦。

蕭博文一出現,很多人都過去搭話。

冇一會兒,他走上舞台,親自發表講話,要收購在場所有人手中的原石、引起一片嘩然。

畢竟在場的都是礦坑的老闆、經銷商,擁有的原石數量之多,簡直恐怖、而且想要買斷,至少需要千億資金。

蕭家這是人傻錢多嗎?

蕭家一點都不傻,隻是他們想不明白。

而且蕭家承諾給出的價格會比川島家族、秦家都要高。

一位穿著酷似西部牛仔的男人問道:

“蕭總,出手就是闊綽,之前你們買了那麼多原石,價格都比市場價高,應該囤積了不少吧,但卻很少有賣出的。”

“我有點想不明白,蕭家要那麼多原石,卻不賣,不會是打算囤貨、等到市場空缺、然後再以高價賣出吧?這是在倒逼啊!”

這人這麼想並非冇有道理。

到時候其他合作商找他們拿貨,他們已經冇貨了,隻能來找蕭家,屆時,蕭家可以抬高價格賣出去。

倒手一賣,賺一大筆。

他們都是原始開礦、經銷商,有合約在身,到時候自己不能出貨,就會違約,是要賠錢的,隻能從蕭家拿貨。

如果到時候蕭家獅子大開口,他們得出血。

羊毛出在羊身上!

這種招式不是冇人用過,不過需要的資金太過於龐大,畢竟這個行業的價值是萬億級彆的。

而且水很深,有些人根本就是被坑,一塊廢料,卻能賣出天價,主要是看鑒寶師的能力,而如今厲害的鑒寶師基本都被蕭家高價挖走,胡重、牛鴻運、牛吉星、郭源潮等等這些有名的鑒寶師已經歸於蕭家這邊。

蕭博文目光掃視眾人,說道:

“我知道你們有這個顧慮,你們都是聰明人,我也不騙你們,我可以跟你們簽下協議,我就算賣,五年內,我隻會賣百分之五,違約金千億,這樣你們總可以放心了吧?”

這話一出!

大家又是一片嘩然!

五年時間,他們可以緩過來,市場的暫時短缺不礙事,後續可以跟上。

“我同意,蕭總出手就是大方,這合約,我簽了!”一位穿著貂毛大衣的女人大手一揮,馬上簽字。

其他人見狀,也是躍躍欲試的要跟蕭家簽約。

啪啪啪……

突然傳來鼓掌聲,伴隨而來的是人聲。

大家疑惑,看去。

“蕭總好手段啊!”

走進來的是陳家陳誠堅,他的背後跟著的是秦家人和川島家族的人。

葉凡又看到了熟悉的麵孔——川島沙伊和魏星洲。

最近蕭家和陳家打得火熱,秦家為棋、川島家族暗中協助,大家都明白。

蕭家正在阻擊秦家,不然也不會出現今天這一幕,讓他們大賺一筆的機會。

現在陳家、秦家、川島家族的人都來了,有好戲看了。

說不能賺到更多。

有錢賺,誰都不是傻子,合同暫時先不簽,等等看,可能賺更多。

蕭家的人看到他們的到來,也是有幾分詫異。

並未邀請這些人,同時也吩咐了不讓這些人進來。

蕭家一位年輕人走出去看了一眼,趕緊跑回來,在家族耳邊說道:

“家主,咱們在外麵的供奉和世俗王者都被打傷了,還有的死了,外麵有一批他們的人。”

蕭博文眉頭一皺,眼睛眯起來,他們居然冇有察覺,很快,臉上出現了笑容,走過去,說道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