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放眼方向眼前的武者們,數量有一百多,根據她身邊的武者告訴她,眼前這些武者最強的是丹勁中期。

可葉凡殺過罡勁武者的強大存在,人數在葉凡麵前隻是一串數字,不過是烏合之眾。

正好可以看看葉凡的戰力如何。

隻是冇想到葉凡還有這一麵,熱心的紅娘!

“陳總,何必跟她這般費口舌,直接打她的臉不就行了。”秦奉在陳誠堅耳邊說道。

陳誠堅點了點頭,走向屋簷,看向眾多武者,說道:

“殺了他!”

川島沙伊也大聲說道:“一起上!”

一百多名武者拔出刀劍、揮出拳頭、氣勢磅礴、如同萬馬奔騰,深海狂潮奔襲而來,氣勢洶湧澎湃。

隻為屠殺這個喋喋不休的老人。

圍觀的世俗眾人紛紛捏了一把汗,為這個老人感覺到憐憫。

讓眾人意外的是,即使一百多人殺過來,這個老人依舊在強力推薦村裡的翠花給葉辰。

“……你不知道翠花在我們那一帶可是很搶手的,隔壁村的狗剩他爸,三天兩頭踏進村長家門,就是想讓狗剩娶翠花……”

葉凡絲毫不在意殺過來的那麼多人,拄著柺杖,彷彿看不到那些來勢洶洶的諸人。

就在那些人衝到他的麵前。

他深邃的眼眸露出一縷寒芒,手中的柺杖微微抬起,隨後猛然往地上一杵。

青磚爆裂、一股如同大壩決堤、黃河奔騰的氣浪以此為中心基點,形成一股無形的巨浪瘋狂掀去。

而他本人依舊在不停的推銷翠花。

目光盯著葉辰,彷彿一定要讓葉辰答應似的。

葉辰感覺到了恐怖的氣浪奔騰而來,卻在靠近他時,突然拐彎,從耳邊掠過。

“葉辰,我們翠花說了,就喜歡你這樣的強壯男人,說戰鬥力持久……”

殺過來的人,麵色凝重、臉色蒼白、感覺到一股無形的威壓奔騰而來,強大的氣浪奔襲,自己揮出的狂暴氣勢在這氣浪的衝擊下。

居然破碎了。

而且根本擋不住。

所有人都被掀飛,甚至不少人被氣浪瘋狂衝擊,胸骨、內臟被瘋狂撞擊,一口口鮮血猛然吐出。

染紅了這月光下銀色光芒。

聲聲慘叫傳來,同時,臉上充滿不甘,憤怒和難以置信。

而屋簷內的世俗之人震驚無比,內心極為震撼。

難以置信的瞪大雙眼,不可思議的看著這一幕。

“這……”

“這是怎麼回事?這些人怎麼突然橫飛四方了?”

“看不懂的操作,這究竟是什麼情況?”

“……”

氣浪並未朝著世俗之人這邊襲來,他們冇有感覺到任何的壓迫感,而他們也冇有感覺到殺向武者們的氣浪。

隻是看到瘋狂殺來的武者們突然就被掀飛、吐血、發出慘叫,很莫名其妙。

唯獨身為世俗之人的葉辰安然無恙的站在原地。

殊不知葉辰更能切身感受到這股力量的強大、周圍武者的慘狀,修為低下的內勁武者們傷勢最重。

嘭嘭嘭……

一個個武者摔倒在地,發出聲聲哀嚎。

李倩雪很震驚,低聲問道:

“這是什麼實力?”

身邊的武者目光如炬、盯著戰場,說道:

“他冇有揮出一招一式,看不出來路、僅僅是手中柺杖往地上一杵,迸發出一種氣勢、極強的氣勢,擊散所有的攻擊者,連丹勁修為的武者也不例外。”

“而且從他淡然、從不正眼看那些武者的姿態來看,他很強,之前我還不是很相信他能殺罡勁武者,現在看來,如果對方是罡勁初期,他確實有能力殺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