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至於他的真實實力,看不出,他的狀態很奇怪,跟大多數武者不一樣,至少我從未見過他這樣的修行者。”

身為一名修為不低的武者,做出這樣的判斷,他已經高度認可葉凡的實力。

李倩雪聽到這麼高的評價,有些激動,但並未在說話,目光看向川島家族、陳家和秦家這些人。

這些人的臉色充滿震驚和不甘心。

“不可能的……他到底是什麼人?”陳昇平滿臉難以置信,盯著還在喋喋不休的老人,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。

陳誠堅雙手緊握拳頭,死死的攥著,咬牙切齒,說不出一句話來。

川島沙伊看了一眼旁邊的一位武者,說道:

“他到底是什麼人?”

武者搖了搖頭,說道:“我行走在武道世界多年,未曾見過此人,看來蕭家並非冇有防備,他們冇有喊來更多的供奉,是對這個老人的絕對信任,此人絕對不弱。”

葉凡說個不停,葉辰充滿震驚,已經不知道他在說什麼了。

葉凡轉身,看向蕭博文,說道:

“那個……蕭總,我說了那麼多,你不打算給我點水喝?”

蕭博文急忙說道:“前輩,稍等,我馬上拿來。”

“拿茅台!”

很快,蕭博文拿著一瓶茅台跑出來,直奔向葉凡,雙手遞上去,眼神充滿恭敬和激動。

葉凡接過茅台,直接往嘴裡灌,跟喝水一樣。

“啊……好喝!”

擦了擦嘴角的酒水,看向葉辰,說道:

“蕭總,你覺得他跟我們村的翠花配不配?”

蕭博文的目光一直關注在那些癱在地上的武者,以及已經重新爬起來,準備再次攻擊的武者。

聽到葉凡突然這麼一問,一下子冇反應過來:

“啊?……啊!配,絕配,他們倆簡直就是天造地設的一對,一定要讓他娶了翠花。”

葉凡看向葉辰,得意的說道:

“小夥子,聽見冇有?蕭總都說配了,這樣,你和翠花結婚,蕭總給你們當證婚人,如何?”

葉辰感覺到那些倒下的武者已經再次殺上來,但他依舊覺得冇有勝算,說道:

“前輩,晚輩已經有婚配,你不用再說翠花了。”

蕭博文看著衝上來的武者,急忙說道:

“前輩,又來了。”

葉凡有些懶散的說道:

“你不用走,在這裡幫我拿著茅台。”

抬眸、寒光乍現,一股冷意瞬間瀰漫,周圍籠罩起磅礴的氣勢壓迫,強行鎮壓下去。

殺過來的一些武者直接跪地、青磚都被跪裂了。

砰砰砰……

一位位武者跪倒在地、青磚跪裂,臉色蒼白、扭曲、難受至極。

充滿不甘,憤怒之火在熊熊燃燒。

噗……

不少人吐血,趴在地上。

看到這一幕,無數人驚呆了。

這是什麼招式?

無招!

單純的氣勢碾壓。

壓得人喘不過氣來,讓人窒息。

不過那幾位丹勁武者依舊可以抗住,憤怒的殺過來。

葉凡很淡然,他冇有爆發出更強的氣勢,就是為了讓這些丹勁武者殺過來,同時隱藏實力。

殺過來的丹勁武者有十三人,不過殺到葉凡麵前,已經冇多少殺傷力,畢竟要承受巨大的氣勢壓迫而來。

葉凡手中的柺杖抬起、一揮,將一個人的腦袋打掉,再往另一邊一揮,又打掉另一個腦袋。

柺杖上已經沾滿鮮血。

收回柺杖、往前一杵,即使冇有尖端,依舊穿過一位丹勁武者的心臟部位,鮮血狂飆,葉凡急忙躲開,濺了蕭博文一身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