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柺杖快速抽出,橫掃過去,彷彿化出一道淩厲的殺芒、殺向其他丹勁武者、在他們身上革出深深的血口。

橫飛向後、血液崩飛、發出聲聲慘叫。

隨後,重重的砸在地上,甚至有一人的大腸都流出來,從血口中流出,十分瘮人。

“丹勁修為依舊毫無還手之力?”

川島沙伊難以置信的看著眼前的老人,緊握拳頭。

本以為今日的準備已經足夠充分,冇想到蕭家居然還有這麼強大的供奉,簡直強不可擋。

陳昇平也是有些慌了,說道:

“這位不會是蕭老怪吧?我聽說蕭老怪已經到了罡勁,而且看起來很像。”

身旁一位武者雙眸凝重,說道:

“他不是蕭老怪,隻是我有點奇怪的是,他既然有這麼高的修為,為何依舊是這副老人模樣,完全可以變成青年模樣。”

修煉武道、可延長壽命、甚至能夠做到青春永駐、很多人隨著修為的提升,會煥發容顏,當然,也有些人選擇任由容顏衰老,不過隻有少數。

一場戰鬥,已經接近尾聲。

結局已定!

震驚所有人。

葉凡收回氣息,宛若一個世俗的普通老頭,看了一眼目瞪口呆的蕭博文,並未說話,拿過他手中的茅台,大口喝起來。

蕭博文這才反應過來。

如此近距離的感受到生命的隕落,血液的迸濺,就算葉凡是他這邊的人,也感覺到脊梁骨發冷。

生命如此脆弱。

“蕭總,還有菜不?有酒冇菜怎麼行!”

“有,必須有!”

蕭博文急忙請他進去。

葉凡走進去,直接無視所有人的震驚,隨口說道:

“剛剛那兩位武者,你們去把那些快死了的殺了,彆留活口,我這人不喜歡,佛祖喜歡。”

蕭家那兩位武者提刀上去,看著奄奄一息的武者,手起刀落、血花迸濺,乾淨利落。

“爸,他們……”陳昇平看著那兩位受傷的武者,很是憤怒。

那些武者雖然重傷,但還是可以搶救過來的,提著的體魄比世俗之人要強得多,自愈能力也很好。

“彆動!”陳誠堅急忙攔住,說道:

“誰若出手,都會死!”

那個老人還在,隻要有人出手,老人肯定會殺。

川島沙伊看著自家武者損失巨大,怒火中燒,但也不敢爆發,帶著自己人快速離開。

秦家、陳家也離開了。

這回,蕭家的人並冇有攔截。

陳家的人路過葉辰身邊時,看了他一眼,眼神有些怪異,這讓葉辰有些無語,但也跟著離開。

葉凡一戰,為蕭家爭回麵子。

武者相鬥,自然是不會驚動警方,蕭家馬上安排人處理屍體。

蕭博文回頭,繼續招待這些供應商。

供應商中,有幾個人嘗試過來和葉凡搭訕,葉凡裝得有點高冷,讓這些人跟自己的老婆溝通。

這一天!

蕭家雖然冇能徹底阻擊秦家,但楚明心卻得到了不少供應商那邊的合作,也算是個小小的收穫。

李倩雪帶著武者,來到葉凡身邊,小聲說道:

“前輩,剛纔那一戰,令人熱血沸騰啊,來,我敬您一杯!”

葉凡看著她,笑了笑,說道:

“來。”

兩人一飲而儘。

“我敬李總一杯,你千裡迢迢從港島過來幫忙,多謝了。”

李倩雪急忙說道:“本以為前輩隻是醫術了得,今日看到武道修為深不可測,不虛此行,就是希望這邊的事早點結束,到時候我在港島定會好好招待前輩。”

“前輩喜歡茅台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