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凡笑了笑,說道:“好酒都喜歡,茅台、五糧液、隻要是好酒,我來者不拒,對了,幫我查的那個事,進展如何?”

李倩雪眉頭一皺,說道:

“有一些眉目,肖剛宇在內地被殺,當時在港島確實引起一點震動,似乎也引起了雲閒鶴的注意,據我調查,雲閒鶴一脈已經有人前來內地,前輩,您多注意。”

葉凡嘴角一揚,說道:

“已經來了嗎?我都死了,他們還冇回去?”

“這個……並冇有收到他們重返港島的訊息,我這邊會繼續關注的,有任何訊息,定會第一時間聯絡前輩。”

之前在百花嶺峽穀殺了肖剛宇、定然會引起那邊的注意,不過自己最近屬於死亡狀態,不知前來找自己報仇的人是否還在。

今夜的聚會冇進行多久。

很快散場。

葉凡坐著楚明心的車離開。

“你們村真有翠花?真的喜歡那個葉辰?”

“……”葉凡一陣無語。

什麼鬼!

以前你不是挺聰明的嘛,怎麼突然變傻了。

看到他的表情,楚明心已經知道答案了,笑了笑,說道:

“看你說的那麼起勁,我還以為是真的呢。你為什麼留下葉辰?”

葉凡依靠在座椅上,說道:

“葉辰和洪慶打過一架,洪慶的肉身被我洗禮過,非常強悍,儘管他還是個世俗之人,但他擁有的肉身是彆人所不具備的。但葉辰身上有傷,依舊可以跟他打個平手。”

“我求賢若渴呐,我要吸收這樣的人才,特彆是目前我太缺乏世俗高手了。”

楚明心內心還是有些震撼的。

洪慶的強大,他是知道的。

“那你可以直接拉攏、讓他開出條件,滿足他。”

葉凡歎了口氣,說道:“他是陳家的上門女婿,而且陳家對他有恩,蕭總就曾拉攏過,失敗了,第一次見麵,我也試著拉攏過,也失敗了。你看到陳家人離開時,看他的眼神不?嘿嘿!”

楚明心回想一下,頓時驚愕的看著葉凡,說道:

“你……好有心機啊,殺人誅心呐。還好我不是你的敵人。”

葉凡牽起她的手,說道:“你不是我的敵人,你是我的人,來,親一個!”

腦袋湊過去。

楚明心趕緊擋住,看向開車的司機,嬌羞的說道:

“你乾嘛,有人呢……”

“不許偷看,專心開車!”

“那也不行……我還冇準備好……”

回到秘密基地,葉凡又進入日複一日的訓練中。

楚明心聯手蕭家在原石界廝殺,資金不是問題,大量收購原石,而大部分的原石被送來修行使用。

蕭家子弟的修為得到了明顯的提升,把蕭家眾人樂開了花,這種提升速度是他們從未達到的。

不過他們依舊不知道葉凡的修煉之法。

關於美容美妝、醫美這方麵的有餘嘉芸、霍天南廝殺。

時間悄然過去一個多月。

已經進入冬天。

大雪來得比較頻繁。

葉凡偶爾會喬裝打扮出去幫忙解決一些麻煩,不過對於外界來說,他依舊是個死人。

程湘芸那邊傳來訊息,川島沙希找到了。

之前那段時間身受重傷,而且記憶有些缺失,最近還未徹底恢複,被神龍組找到,直接囚禁起來。

葉凡看著外麵的天空。

鵝毛般的大雪依舊在下,身為修煉之人,可以運轉體內真氣抵禦寒冷,武者也可以運轉體內勁氣抗寒。

不過葉凡有時候會封印蕭家子弟、徐老頭等人的穴位,不讓他們以武者之軀禦寒,然後丟進雪堆裡,把他們凍得嗷嗷叫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