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五天後。

晚上,深夜。

蕭博文和楚明心前來。

進行彙報近期關於原石供應的問題,很多原石界的人都在猜測蕭家收購那麼多原石,到底有何作用。

甚至有一些武者暗中調查。

他們擔心會查到真相,所以過來和葉凡、蕭老商量一下。

葉凡品茶、看向外麵的月光,說道:

“什麼時候開始有這樣的情況發生?”

蕭博文說道:“一直以來都有。”

“我說的是武者插手。”

“三天前!”

葉凡起身,走去自己的房間,拿出八塊玉石,遞給她們,一人四塊,說道:

“這些玉石經過我的祭煉,可擋住宗師以下武者的一擊,世俗之人就更不用說了,你們隨身攜帶,把剩餘的分給你們覺得有需要的人。”

兩人雙眼放光芒。

這可是寶貝。

葉凡又拿出一張符,折成三角形,遞給楚明心,說道:

“這個,你也帶在身上。”

楚明心見識過葉凡的強大、對這些已經不再懷疑,也不多問,小心翼翼的接過來,突然想起。

跟葉凡第一次見麵時,葉凡也曾給過這樣一個符給自己。

“葉凡,最近有個事,我不知道對你們有冇有用!”楚明心沉默了良久,說道:

“川島家族、陳家、秦家、慕家的高層最近走得很近,往來比之前更加頻繁,而且身邊都帶著武者,我問過身邊的武者,說他們身邊帶著的武者都是非常強大的,至於多少,說是至少丹勁,你們千萬要小心,我總感覺他們在密謀什麼。”

葉凡頓時一愣!

一拍大腿,道:“壞了!”

其他人都不值什麼回事。

“怎麼了?”

葉凡馬上走出去,看著院子裡的人,其他三人也趕緊跟出去。

“蕭老弟,目前是哪支隊伍出去執行任務了?”

蕭老說道:“簫柔那支!”

“在哪裡?”

“岷山彆院。”

“走多久了?”

“一個小時了吧。”

“快,馬上通知蕭銘,還有所有的丹勁武者去支援,他們這次不是團滅,就是要被活抓。”

“什麼……”

蕭老頓時傻眼了。

急忙召集過來所有的丹勁武者。

葉凡帶著這些丹勁武者出去,速度極快,直奔岷山。

蕭景天等人都不知道怎麼回事。

“葉前輩,出什麼事了嗎?”

“陳家行動了,簫柔他們凶多吉少。昨天我就覺得不太對勁。”

一路狂奔。

終於來到岷山腳下,突然刹車。

下來行走。

不走大道、進入叢林。

藉助月光前行。

很快,遠方出現了一座彆院,燈火通明,一片祥和,並未發現鬥爭。

院子裡也冇有人,一切都很安詳。

隻有冬天的冷風在吹拂。

“停!”

葉凡擺手,並且做了噓聲的手勢。

眾人馬上停下,看著他。

目前距離彆院還是很遠。

葉凡蹲下,小聲說道:

“彆院外麵有人埋伏,估計是在等咱們進去,然後來個翁仲抓鱉呢。”

這些丹勁武者們詫異,目光四處掃視,且並未發現有人。

蕭景天有些擔心,說道:

“聞不到血腥味、彆院也冇有看到任何人,簫柔她們難道不戰而敗了?全部被活抓了?”

蕭驚天說道:“不可能,簫柔和蕭雅都是丹勁武者,想要全部活抓,根本不可能,而且看那院子,不想有過戰鬥痕跡,或許他們根本就冇在這裡。”

另一位丹勁武者說道:“這裡就是目的地,她們不在這裡,在哪裡,可能遇到了我們意想不到的事情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