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她根本來不及反應,連話都來不及說。

已經被大火淹冇。

這名武者嘴角一揚,縱身一躍,遠離現場。

幾乎與此同時!

在後麵一公裡處!

同樣的事情發生,汽車炸裂,被砍成兩段。

同樣是拔刀術武者出手。

兩聲爆炸。

引起了附近彆墅的人民的注意,紛紛出來。

車輛已經麵目全非。

“楚總……”

“餘總……”

“追!”

幾位武者瘋狂跑出來,追擊過去。

留下兩位武者看著熊熊烈火。

目光掃視到楚明心躺在火堆裡,渾身被一層淡淡的青色光暈籠罩,身上衣服有不少地方被燒掉、還有一些皮膚被灼傷。

這位武者震驚不已。

趕緊抱起她,探了下鼻息,還有氣,隻是暈倒了。

急忙抱走。

餘嘉芸被爆炸轟飛向路邊的草地上,身上有幾道血口在流血,同樣陷入昏迷狀態。

也被武者抱走。

同一時間送去天醫館。

“到底是什麼人出手?”

“東瀛國、拔刀術……”

“什麼?東瀛國的拔刀術?”

“我現在好奇的不是拔刀術,而是這兩人居然在拔刀術下活下來,而且汽車爆炸的巨大破壞力,對於世俗之人來說可是毀滅性的,結果兩人都隻是昏迷,並未傷及根本。”

這位武者看了一眼楚明心,說道:

“你注意到冇?她身上環繞一層淡淡的青色光暈、現在淡了很多。”

另一位武者說道:“法寶?護身法寶?”

“你趕緊通知老蕭!”

葉凡正在和蕭家老祖商議事情。

突然知道這麼一個事!

葉凡直接暴走,第一時間飛奔出去。

蕭家老祖急忙喊住他,偽裝身份。

葉凡簡單偽裝一下,飛奔前往天醫館。

來到天醫館附近,卻停下腳步。

“有人監視天醫館!”葉凡眼眸凝重,盯著天醫館四周,身影在月光下快速移動,穿梭速度極快。

蕭家老祖也動了。

兩人從兩個方向,直接將監視者殺了。

進入天醫館。

葉凡看到兩人的情況,鬆了一口氣,不過怒火熊熊燃燒,道:

“是什麼人乾的?”

兩人看著眼前的葉凡,從未見過、但此人此刻散發出來的威壓非常恐怖,他們兩人身為丹勁巔峰,依舊感覺到脊梁骨發冷。

此人莫不是罡勁!

“不認識,不過我認識那人使出的刀法,是東瀛國拔刀術!”

葉凡的眼眸冒出寒光、雙手握拳,咬牙切齒,道:

“又是拔刀術,看來他們真的對我身邊的人動手了。”

蕭家老祖看向兩位武者,說道:

“怎麼隻有你們兩人?”

武者說道:“其他人追殺凶手去了。”

葉凡取出銀針,看著老婆和餘嘉芸,馬上施針,引動周圍空氣變化,空氣中凡有淡淡的青色光暈、冇入兩人的體內。

那是旺盛的草木生命力。

兩位丹勁巔峰武者看到這一幕,都呆住了。

難道是他?

他們一直猜測楚明心身上的青色光暈會是誰製造出來的法器。

“你們先出去,我救人!”

葉凡把他們趕出去了。

三人出去。

天醫館比較安靜,病人不多、患者家屬也不多、李老作為常駐醫生,今晚值夜班。

看到幾個武者,並不敢說話。

蕭家老祖三人來到外麵院子。

“老蕭,那位是誰啊?”

蕭家老祖看了一眼病房的方向,說道:

“他是我請來的一名強者,至於名字,暫時還不能給你們透露。”

武者有些不死心,說道:

“他好像很強,什麼修為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