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在這月光下!

寒風蕭瑟、吹拂月光、刺骨冰冷,街道上基本冇有行人。

蕭家武者紛紛出動,個個熱血沸騰,一身戰意,已經做好了戰前準備,憋了這麼多天,終於要硬杠。

“前輩,怎麼突然就行動了?”

蕭驚天有些不解的問道。

丹勁武者說道:“哪那麼多廢話,你們不是一直想救人嗎?現在不好嗎?”

“有什麼計劃嗎?”

“葉前輩和老祖已經在趕去的路上,我們在前麵吸引戰力,葉凡會想辦法救人,他作為絕對的碾壓,以最大能力偷襲、出其不意,纔不會被敵人劫持人質。”

“可是我聽說最近陳家調動了很多戰力前往岷山,咱們這些人行嗎?”

“媽的,你廢話真多,怕死就滾回去。”

“冇有,前輩,我不是這個意思。”

“那就閉嘴!”

一路奔襲。

來到岷山腳下,終於和葉凡、蕭家老祖會合。

眾人能夠感覺到葉凡身上散發出一股冰冷的寒意,讓人不寒而栗,不知他為何如此憤怒,殺意環繞周身。

“蕭銘,給他們說一下情況。”

蕭家老祖看向眾人,說道:

“目前這裡聚集了兩百多位武者,而且有五六十位丹勁武者,還有四位罡勁武者,其中有兩位罡勁武者來自川島家族、也就是東瀛國人,兩位來自陳家。”

目光掃視彆院四周的叢林,說道:

“並不是所有人都在彆院裡,有不少埋伏在四周,現在我們的人被困在彆院內,我們必須要儘最大努力救下所有人。”

“我們是這樣計劃的,葉前輩實力最強,他去救人,尋找縫隙潛入,以最快的速度、最有保障的方法救下所有人,而我們這些人要在外麵拖住所有人,對方人數有點多,但隻要我們能撐到葉前輩把所有人都救出來就贏了。”

“人一救出來,咱們就逃!”

大家神情凝重,他們最近修為雖然有了極大的提升,但對方人數和修為上都有壓製他們,這將會是一場惡戰。

他看向背後遠方,有幾分著急。

葉凡眼冒寒光,說道:

“所有人都記住了冇?到時候,我會給你們斷後,不用管我,儘管逃就是了。”

他不打算逃!

他要殺那兩個東瀛國罡勁武者,要殺掉敵人,踩著敵人的屍骨發泄心中的怒火。

東瀛國武者,見一個殺一個!

“記住了!”

所有人壓低聲音,齊聲回答。

葉凡看向蕭家老祖,道:“你的人還有多久能到?”

蕭家老祖看了一眼月亮,說道:

“應該快了吧。”

蕭家也有強大的罡勁武者供奉,這次行動為了應對敵人的罡勁武者,蕭家自然也要請出鋼筋武者供奉。

等候!

十分鐘!

出來二十多人,都是丹勁武者還有兩名罡勁武者。

“老蕭,我們被髮現了,趕緊行動吧!”

一位罡勁武者有些急迫的說道。

蕭銘大手一揮,說道:

“殺!”

一群人殺出去。

隻留下葉凡在原地,看了一眼。

彆院內的人已經衝出來,足足有近百人,直接對峙,並未馬上發生衝突。

葉凡冇有多看。

激戰是必須的。

轉身走向彆處,和十二丹勁武者會合。

“前輩!”

大家眼神裡充滿恭敬。

葉凡看著他們,說道:

“你們兩人到時候護送人質離開,其他人跟我殺他個片甲不留。”

鏘!

那邊已經打起來了。

葉凡的餘光看了一眼,第一個動手的是楚明月,嘴裡還在不停的叫囂,其他人趕緊跟上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