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兩人交手不知多少次,每次都是難捨難分,如今兩人修為終於有了差彆。

勝負應該很容易就區分出來。

蕭銘也不是吃素的,最近這段時間,雖然他冇有參與葉凡的訓練,但參考、自己琢磨,修為也有所精進,隻是境界依舊停留在罡勁初期。

“殺!”

老陳揮刀、刀勢磅礴、席捲周圍空氣、如排山倒海、掀起一片空中狂浪、宛若一隻深山出來的蠻獸。

來勢洶洶、長刀開路、刀芒霸道、靠近的其他武者都被震飛,感覺到莫大的壓力感。

蕭銘咬牙、揮出刀法、他的刀法也是屬於大開大合之勢,刀鋒淩厲、切割過去。

鏘鏘鏘……

兩刀相碰!

激射無數星火、以兩人為基點、大量的空氣被激起無形的氣浪、掀向四方。

“好強……!”

一位丹勁中期武者連連避開,回頭一看,內心震撼不已。

“這就是罡勁強者的戰鬥嗎?”

不僅是他,很多人都紛紛退後。

無儘的威壓震懾下來。

砰……

“呃……”

蕭銘猛然被震飛、連連退後、臉色略顯蒼白、嘴角溢血,不過戰意未減,越發高昂,剛纔並未使出全力。

他相信對方也是有所保留。

“啊……”

身邊傳來一聲慘叫!

一位蕭家武者被人一劍刺穿心臟,重重的摔倒在他的身旁,已經奄奄一息,即將死去。

他無暇他顧。

現在麵對眼前的這位罡勁武者已經很棘手了。

目光掃視其他罡勁武者,基本都陷入苦戰。

“奶奶的,本大小姐殺了你……”

整個戰場上,楚明月的聲音最大、身上已經負傷,但他冇有絲毫退縮,一手持劍、挑動劍勢、身輕如燕、劍芒留下殘影綽綽、麵對的是一位化勁初期武者。

一劍破勢、銳不可當、眼看就要殺了眼前的敵人,卻被另一人怒斬一刀下來,斬破她的劍勢。

還有一人揮來一拳,拳勢滔滔,將她轟飛。

重重的砸在圍牆上。

吐出鮮血、滿臉漲紅、十分難受,抬頭看向殺來的敵人,她的戰意越來越強。

“媽蛋,本大小姐纔剛入武道冇多久,你們就讓化勁武者打我,不公平……禿鷲,過來幫我,殺了他!”

禿鷲手持一把短刀、縱橫在人群中、他的身法怪異、戰鬥經驗極為豐富、已經殺了好幾個化勁初期的武者、死在他手下的內勁、外勁武者更是多達十幾人。

渾身是血!

聽到楚明月的呼喊,轉頭看去。

七八位武者朝著楚明月殺過去,眼眸一凝,飛奔過去。

如同一隻猛虎、遇到兩個阻擋的外勁武者、抬手屠殺。

鏘!

他被一位丹勁武者攔住,一刀將他砍飛,若不是短刀擋住,這一刀足以將他砍成兩段,感覺到手臂發麻。

這位丹勁武者眉頭一皺,有些納悶,道:

“這人……有點奇怪!”

楚明月看到禿鷲被擋、敵人殺來,目光掃視其他人,每個人都陷入苦戰,幫她?估計是不可能了。

“姑奶奶先走了!”

縱身一躍、跳過身後的圍牆、直接跑了。

身後追殺的人豈會放過她,立馬追上去。

“喂……你們追我乾什麼啊?”

穿梭在叢林中,她冇有走多遠,不過速度極快,在叢林中拐來拐去的,如魚得水。

“怎麼回事?她的速度怎麼這麼快?”

“她到底是什麼修為?這人的修為有點奇怪!”

追殺的人感覺到楚明月的速度極快,他們居然追不上,連丹勁武者都追不上,而且居然察覺不出來對方的真實實力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