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十二位丹勁武者無比震驚、近距離的感受到這劍意的恐怖,令他們靈魂顫栗、脊梁骨直冒冷汗。

院子裡的人也感受到了這恐怖的劍意、紛紛看向身後的屋內。

“是誰?”

“這麼強的劍意?莫不是罡勁巔峰?”

“罡勁劍意……”

一位罡勁武者撐著恐怖的劍意、走進去、路過不少被劍意壓迫、癱在地上的武者、特彆是陳誠堅已經渾身筋骨儘斷、作為一個世俗之人、根本承受不住這樣的壓迫氣勢。

口吐鮮血、青筋突出、想要說話、但說不出話來。

嘭!

終於承受不住!

肉身爆炸、血肉橫飛。

鏘!

這位罡勁武者穿著一雙木鞋、擺好拔刀姿勢、一手握刀鞘、一手握刀柄、快速拔刀、又合上。

一道極為淩厲而霸道的刀芒瞬間迸發出來、瞬間化作數丈的長度、斬向屋內、欲要破了這劍勢。

“拔刀術?哼!”

裡麵傳來一道雄渾的冷哼、一股淩厲的劍意直奔而來。

呯!

瞬間擊碎強大的刀芒。而且還在往前衝撕裂、空氣被撕碎、殺向拔刀術的罡勁武者。

他臉色一驚!

急忙躲避!

那一道劍芒殺向身後,擊中五位罡勁以下的武者,直接被切成兩半,血肉橫飛、絲毫冇有任何懸念。

無數人震驚!

大家關注的焦點依舊是在那衝向天際的劍芒、越發強大、恐怖至極、那種壓迫的窒息感襲來。

十分不祥!

“殺!”

雄渾的聲音喝出一聲殺。

不斷震盪!

衝向寰宇的恐怖劍芒斬落下來。

從屋內開始、彷彿被切割、劍芒斬向院子、無數人驚恐不已。

丹勁武者、罡勁武者、全都屏住呼吸、全神貫注、渾身爆發出恐怖的氣勢、形成了排山倒海的雄渾壁壘。

他們就是要接下這一劍,甚至還要反殺。

四位罡勁武者、加上數位丹勁武者、聯手爆發、這股力量足以摧毀一條萬米長的山脈,恐怖至極。

“退!”

“快退!”

蕭銘大聲喊話。

身上已經負傷,但不算重傷,感受到這斬殺下來的強大劍芒、那種窒息感,讓人有些難以承受。

按照約定!

葉前輩一旦對外麵的人出手,就表示已經成功救人,他們尋找機會撤退。

此刻!

丹勁及以上修為的敵人都在應付這一道恐怖的劍芒、丹勁以下的武者已經失去戰鬥力,正是他們撤退的機會。

手中長刀收起來、一手抓住一位重傷的蕭家武者、拖著兩人快速往後撤退。

“哈哈哈,機會來了,本大小姐殺了你!”

楚明月興奮不已、這道劍芒對她並冇有多大影響。

剛剛被人追得好累,現在這些人被壓製、正是反殺的好機會。

手中持劍、挑出一道淩厲的劍芒,鋒利尖銳、橫掃過去。

“啊……”

十幾個人被劍芒擊中、迸濺出大量的鮮血、無數的血蟒噴出、充滿不甘的瞪大雙眼、重重的砸在地上。

看到那邊還有不少動彈不得的敵人。

衝上去!

劍起、人頭落!

進行收割!

“明月,你乾嘛……趕緊撤!”

徐月婉急忙衝過去,將她拉走。

這是葉前輩製造給他們撤退的機會,再不走就來不及了。

快速撤離!

轟隆隆……

劍芒斬落,空間彷彿都被斬破、皎潔的月光似乎出現了斷層、遠方的大樹被劈成兩半。

罡勁武者和丹勁武者累積起來的殺芒、強行反抗,雄渾的力量奮力抵抗。

“啊……”

彷彿堅不可摧、還有銳不可當的刀威劍勢、終究還是擋不住這一劍的斬落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