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華夏人?華夏宗師?為何從未聽聞此人……”

“這是什麼拳法,從未見過、彷彿引動了天地之力……啊……”

話未說完、一拳轟在胸口上,拳頭擊穿胸膛、心臟打爛。

女子如同一個狂魔、充滿血腥、一身殺意毫不掩飾的暴露,眼眸中帶著冰冷的殺意,瀰漫在這座小島上。

“殺人狂魔……”

“撤……”

“逃啊!”

“太可怕了!”

女子橘黃的古裝被染上了鮮紅的血色,整個人如同女魔頭、雙拳迸發出強大的拳勢、朝著那些想要逃跑的人轟過去。

滔滔拳意奔騰過去。

嘭嘭嘭……

一個個武者被巨拳轟飛、砸在巨石上、巨樹上、甚至有些人已經跑到船上、船隻被一拳打碎。

船沉、人死,屍體墜落大海、海水被染成了紅色。

“冇有什麼是一拳解決不了的,如果有,那就兩拳!”

這是單方麵的屠殺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師姐在川島家族的第一秘密基地屠殺川島家族的供奉武者。

師弟在岷山彆院手持陰陽尺、斬出恐怖的一劍,屠殺陳家、川島家族、秦家和穆家的供奉武者。

看著地上深深的鴻溝、在場眾人無不驚歎。

劍氣依舊在鴻溝中不斷迴盪,簡直恐怖到極點。

無數武者癱在地上、動彈不得。

丹勁、罡勁武者站起來。

有些不可思議的盯著此人。

“他……他是宗師……”

說話的是罡勁武者。

此話一出。

在場眾人無不驚恐。

“什麼?宗師?他……他是宗師?”

心生懼色,戰意削減!

葉凡從破敗的屋內走出,渾身殺意瀰漫、磅礴的碾壓之勢籠罩整個彆院、所有人彷彿都感覺到了死亡的氣息。

所有人都在瑟瑟發抖。

宗師在他們心中就是神一般的存在,那是不可戰勝的無上強者。

“不要慌!”

一位罡勁武者站起來,盯著眼前的強者,說道:

“我們人多,此人招式詭異、居然引動了天地之力、非常強大、若是我們不能聯手將其擊殺,那我們這輩子都將不得安寧。”

“不僅如此,我們身邊的人也是岌岌可危,所以我們必須振作起來,就算是宗師,我們也要試一試,萬一成功了呢!”

這段話頗有幾分破釜沉舟的意思。

也有人被鼓舞,重新爬起來。

四位罡勁武者站在最前麵,他們知道敵人很強,但他們必須要聯手殺敵,否則冇有活著的機會。

“殺!”

拔刀術!

極儘恐怖的刀芒瞬息爆出、這是拚儘全力施展出來的拔刀術、如同雷電般快速、且殺傷力提高到極點。

作為一名罡勁武者、他施展出來的拔刀術足以切開一座泰山、恐怖的刀芒無懼所有、一往無前。

然而他麵對的是葉凡!

眼眸盯著殺來的刀芒、對於其他人來說,或許極為恐怖、但罡勁武者揮出的拔刀術、他還不放在眼裡。

上次在北運河,之所以被動,那是中毒、不能徹底運轉體內真氣、得壓製。

現在,無須壓製!

手持陰陽尺、輕輕一揮、一道淩厲的劍芒橫掃過去。

嘭!

刀芒、劍芒激烈碰撞、無儘的星火迸發出來。

形成一股無形的激浪奔騰四方。

大量的丹勁以及其他三位罡勁殺過來。

葉凡嘴角冷漠、殺意瀰漫、一個箭步!

陰陽尺一分為二、左右手拿著,化出兩道淩厲的劍芒、迎接上去。

兩道劍芒,一往無前、淩厲之勢、無人可擋、似要斬破虛空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