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劍芒所至、無儘的血液迸濺、一個個麵目殺意的武者在劍芒劃過時充滿不甘、看著身上深深的血口,飆射出大量的鮮血、染紅這片長空。

兩邊倒下。

罡勁武者也不例外。

“不……”

“宗師……”

他們內心恐懼、來自靈魂的壓製,讓他們無法動彈、自認為強橫無比的刀勢、劍勢、根本不堪一擊。

那種碾壓式的劍芒如同死神鐮刀、鎮壓而下、無一生還。

“你……你到底是什麼人?”

一位罡勁武者奄奄一息、癱在地上、捂著胸口的血口、血液從指縫中流淌而出、染紅了地麵。

還有一些早就癱在地上的重傷武者,恐懼到極點。

葉凡目光橫掃、殺意不減、說道:

“殺你們的人!”

話畢!

一股恢弘磅礴的重力感震懾而下,無窮的碾壓之力直接壓爆那些奄奄一息的武者的屍體。

肉沫飛舞在這月光之下。

嗖嗖!

祭出陰尺和陽尺、橫掃過去、直接洞穿罡勁武者的眉心、深深插入腦門,腦漿爆出,何其殘忍。

站在遠方的蕭家老祖等人不可思議的看著眼前這一幕。

簡直太強了!

“這就是宗師的實力嗎?”

“完全不把罡勁強者放在眼裡,抬手便可震殺,太恐怖了。”

“葉前輩好強!”

“……”

無人不驚歎,甚至有人脊梁骨冒冷汗。

一位蕭家供奉來到蕭家老祖身邊,說道:

“老蕭,這位前輩到底是什麼人?”

蕭銘被葉凡的手段震撼到了,說道:

“他是葉凡!”

“葉凡?你是說在北運河殺了東瀛國罡勁武者的葉凡?”

蕭銘點了點頭。

“可是……可是他不是死了……詐死?你們在謀劃一場陰謀?”

供奉們很是詫異。

北運河那一戰,雖然冇能親眼目睹,但聽說罡勁武者被殺,還是被震撼到,都算是比較關注。

現場的血腥、彷彿讓整個冬天的夜晚變得更冷。

“老祖,我們不走嗎?我擔心等會兒會有人來支援!”蕭景天也被震撼到了,但他認為現在應該撤離。

蕭銘大手一揮,說道:

“走,那些人已經是死人。等會兒,你們先回去,我和葉前輩還有事!”

突然一位罡勁武者抓住他的肩膀,目光看向某處,說道:

“你看那邊,是神龍組的人吧?”

蕭銘看去。

看到神龍組三人。

“他們隻是看戲,不會出手的,走吧!”

他們撤離了。

神龍組的人還在看。

老婦和陸瑤的臉上充滿震撼,程湘芸的臉上除了震撼更多的是激動。

葉凡是他選的人。

“坊主,這……這已經不是罡勁期實力了吧?”陸瑤難以置信、瞪大雙眼看著正在屠殺的葉凡。

老婦的脊梁骨有些冒冷汗,說道:

“他肯定是宗師境、宗師呐,多麼令人神往的高度。”

程湘芸露出淺淺的笑容,說道:

“葉凡,我選的人,宗師、我也是推薦人,我認為這還不是他的全部實力。”

“還不是全部實力?”陸瑤再次被震驚,說道:

“抬手震殺罡勁武者,這已經是宗師才能做到的。”

程湘芸說道:“這幾位罡勁隻是罡勁初期和中期,今晚出手傷他未婚妻的那位罡勁武者可是罡勁巔峰,即將踏入宗師境,應該會有一戰,就在今晚。”

“今晚?”陸瑤抬頭,看了看天空中的月光、原本潔白的月光彷彿變成了紅色、那是被血液染紅的。

程湘芸轉身、說道:“走,北運河,他肯定會去的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