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三人轉身離開!

葉凡站在滿地的屍體上、身上已經被大量的鮮血染紅、那是敵人的血跡。

雙眼泛紅、殺意瀰漫,目光掃視、無一生還。

冇有絲毫憐憫,縱身一躍、消失在月光中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北運河邊上的一處彆院。

十幾位武者、世俗之人坐在一起,時不時傳出爽朗的笑聲。

“兩位前輩出手,肯定不會有差池,葉凡已死,殺他親人,也算是一種報仇!”一位世俗女子抱拳、滿臉敬佩。

船田大和笑了,很開心,說道:

“殺葉凡未婚妻之前,我看了一眼,是個絕世美人,隻可惜她的男人殺了我師弟,不然我還真想將她收入後宮,華夏女人含蓄、那種欲拒還迎的姿態,很是惹人喜愛。”

一位年輕的世俗女子走過去,扭動著柔軟的身軀,來到他的後背,趴下去,嬌滴滴的說道:

“前輩,你若喜歡,我今晚陪你!”

船田大和一把將她抱過來,站起身來,說道:

“哈哈哈,華夏女人,我喜歡,雖然你比較主動,我就喜歡主動的,走,讓你嚐嚐武者的戰鬥力。”

其他人隻是笑笑,並未說什麼。

船田大和可是罡勁巔峰武者,絕對的強者,權勢滔天。

一名中年男子看向其他武者,說道:

“咱們的計劃是消滅蕭家、還得仰仗在場的諸位武者前輩,如果有什麼需要,我們一定會滿足、我們川島家族在東瀛國紮根多年,結識不少華夏女子,若是諸位前輩需要,我都會一一安排。”

就在這時!

一位武者的手機響起。

並不是來電,而是一段視頻。

點開一看,視頻很短,隻有三秒。

那是發送視頻之人被殺的畫麵,還掃到了凶手的麵容。

“梨子醬……梨子醬……”

這人驚呼。

其他人紛紛湊過來觀看。

頓時就有人驚呼,道:

“這人是……葉凡的師姐,這個暴力女人,她怎麼……她居然殺到暗夜島。”

世俗中年男子驚呼道:“暗夜島是我們川島家族的第一大武者訓練基地,裡麵居住著大量的供奉武者,這個瘋女人怎麼……她怎麼去這裡了……。”

“各位前輩,抱歉,我的馬上離開一趟。”

趕緊離開!

這件事對於川島家族來說是致命的打擊。

突然冒出一個葉凡的師姐,直接橫掃了兩大武者基地,導致川島家族損失慘重。

在場武者都有些怒火。

一位化勁武者看向罡勁武者,說道:

“前輩,您一定要為咱們東瀛國武者報仇,殺了葉凡的師姐呀!”

罡勁武者充滿自信,眼眸中閃過一縷寒光,說道:

“你放心,我們東瀛國武者向來團結,明天我就去尋那個女人,定會讓她和葉凡在地獄裡偶遇。”

呼!

一陣疾風突然而至,伴隨著一道黑影。

葉凡來了!

出現在這些人的麵前,說道:

“是嗎?你很強嗎?”

渾身是血、殺意瀰漫、一手持尺,戰意滔滔,眼眸冰冷,驟然出現在彆院內。

目光掃視在場所有人!

特彆盯住那位罡勁武者。

在場眾人瞬間警惕,紛紛站起來,拿起手中的利器。

“你是誰?”

罡勁武者不慌不忙、但也很警惕,一手持刀鞘、一手持刀柄、隨時拔劍而出。

嗖嗖……

又出現三位罡勁武者,站在葉凡身旁,身上帶著一定的傷勢,但他們的戰意高昂。

蕭家兩位罡勁強者和蕭家老祖。

“蕭家……”

一位武者馬上就認出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