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是你們對世俗之人出手?”蕭家老祖盯著眼前這些人,殺意直冒。

罡勁武者不慌不忙,說道:

“三位罡勁初期武者,哼,你們在我麵前也是不夠看的。”

聽到這話!

旁邊一位武者頓時就有了信心,說道:

“是我們殺的又如何,葉凡殺我東瀛國武者那麼多,我們殺他幾個親人,不過是暫時收回利息,之後,跟他相關的人都會受到相應的懲罰,我聽說你們蕭家和葉凡關係不錯,你們也要死!”

蕭銘冷笑,說道:

“我現在就殺了你!”

長刀亮出、刀芒狂暴、腳下踏出、奔騰而去。

刀勢驚駭無比!

襲殺過去。

那位武者連連後退,這可是罡勁武者,他不過是個化勁期武者,完全冇有反擊的能力。

站在最前麵的東瀛國罡勁武者在這一瞬間,拔刀!

鏘!

拔刀術!

刀芒迸發、瞬息變大、切割一切、如同要切斷這月的光。

撕裂斬向蕭銘。

葉凡也在這一瞬間出手!

身影在原地消失,宛若閃電,化作一道影子、伴隨著一道劍芒出現。

劍芒擊穿刀芒、瞬間擊潰,依舊殺向前去,直奔罡勁武者。

“什麼?”

東瀛國罡勁武者詫異,難以置信。

自己可是拔刀術傳人,且修為大道罡勁實力。

施展出拔刀術,可以說同階無敵,不知斬殺了多少同階級的武者,卻被此人一道劍芒擊潰。

而且對方的劍芒還在奔襲過來。

鏘!

拔刀術再出!

這一刀,比之前更加強盛、也更加急促,瞬間屠殺過去,彷彿連月光都被斬斷,整個人也將神經繃到極點。

至強一刀,充滿勁力、所向披靡的大勢、縱使前麵是一座大山,也會被劈開。

然而令他震驚的事再次出現!

呯!

很清脆的聲響,刀芒、刀勢再次崩碎、依舊是那一道劍芒。

已經殺至眼前。

想要躲避,卻發現已經來不及。

噗……

劍芒洞穿胸口,一道鮮血如同噴泉般飆出血液。

他難以置信,甚至有點反應不過來。

低頭,看向胸前的血口、大量的血液不停的流,呼吸逐漸困難、血液湧上喉嚨、從嘴角溢位。

輕敵了!

冇想到對方這麼強!

想要再次拔刀,卻已經渾身無力、使不上勁、這麼稍微一用力。

身體往後倒下。

“啊……”

旁邊傳來一道慘叫。

那是剛纔的化勁武者,腹部出現了一道血口、大量的腸胃流出、整個人橫飛、重重的砸向裡麵的屋子裡。

蕭家老祖的長刀上又出現了新的鮮血,滴落在地上。

兩人被殺!

特彆是罡勁武者不堪一擊。

在場的川島家族供奉武者都驚呆了,臉色蒼白、不可思議、腦子一片空白。

“八嘎……不知道我在裡麵辦事嗎?吵什麼……”

罡勁巔峰武者船田大和穿著褲衩走出來,罵罵咧咧,而當他看清眼前,頓時罵不下去了。

他還以為是外麵的人對練,嚴重影響到自己享受的心情。

卻看到這一幕。

手往腰間一摸。

刀放在屋內。

想要轉身回去取刀。

“出來了就彆進去了。”

葉凡的聲音響起,人已經在原地消失,聲音在彆院內迴盪。

再次出現,已經站在船田大和麪前。

噗!

劍芒掠過、一塊肉被削出來,伴隨著鮮血。

船田大和反應還算及時,猛然後退、看著胸前被削掉的一塊肉、還看到白骨森森,怒火暴起。

“你……你是什麼人?”

葉凡看著他,冷笑,說道: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