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殺我老婆,你問我是誰?”

船田大和驚訝的看著他,道:

“你……你是葉凡?你不是死了……”

葉凡抬手、陰陽尺化劍、劍芒淩厲迸發、恐怖的劍意瀰漫,眼眸中充斥著無儘的殺意,道:

“就憑你東瀛國的罡勁武者就想殺我?你爺爺我的命還不至於那麼脆弱。”

“啊……”

旁邊傳來慘叫聲。

蕭家老祖和另外兩位罡勁武者已經動手清理其他人,慘叫傳來。

他們三人以絕對的實力碾壓,那就是單方麵的屠殺,絲毫不費力,一招一個小朋友,這裡的空氣已經被血腥味填充。

隻剩下這位罡勁巔峰武者渾身**、怒火爆炸,雙手握拳,拳勢滔滔如同蠻熊,主動衝過來。

冇有了自己的刀,施展不出拔刀術。

但身為罡勁巔峰的武者,拳腳功夫還是有的,隻是冇那麼強而已。

揮拳殺來,拳勢磅礴,有一種打穿一切的趨勢。

葉凡冷笑,說道:

“你這拳法比我師姐差遠了,就這種拳法也敢在我麵前秀!”

斬!

劍芒斬落!

破拳勢、橫劈怒斬、冇有絲毫留情、奔騰的劍芒如同吞天巨蟒、破除一切、斬斷所有。

“什麼……啊……”

船田大和驚恐、發出慘叫!

揮拳的手臂直接被斬斷!

地上還出現了一道裂縫、劍意散出。

此人很強!

“宗師?你是宗師境?”

斷了一臂,他察覺到兩人之間的差距。

自己就是罡勁巔峰,那麼對方必然是宗師境強者。

萬萬冇想到葉凡居然是宗師境,出乎他的意料。

在地上一個打滾。

撿起之前那位武者的刀!

斷了一臂,無法施展拔刀術,手一抖,刀鞘脫離、刀身亮出、銀白色的刀刃在月光下顯得寒意刺骨。

他全神貫注,不敢有絲毫鬆懈,不求戰勝,但求能尋找到逃跑的機會。

揮動手中長刀,刀影綽綽、一道道刀影彷彿化作一片片柳葉、手中長刀便是樹枝、刀影便是葉子。

層層刀影、股股刀勢形成一個詭異的巨大刀勢!

一位罡勁武者有些震驚,道:

“柳葉刀法!”

此人不僅會拔刀術、更會柳葉刀法,刀勢不斷疊加、越來越強、不斷膨脹。

其他三位罡勁武者看到這一幕,都很吃驚,同時也有些擔憂。

柳葉刀法和拔刀術在東瀛國是最著名的兩種刀法,也是東瀛國武者引以為豪的絕世刀法。

此人竟然會兩種!

“哦豁,柳葉刀法……這人了不得,不僅會拔刀術,還會柳葉刀法!”

站在某座高樓屋頂的老婦有幾分詫異,盯著遠方的戰場。

陸瑤說道:

“這人我知道、拔刀術傳人石上奈美的弟子,名為船田大和,在東瀛國也算是有一定名氣的,曾經也來過咱們華夏,殺過不少華夏武者,憑的就是一手拔刀術冠絕天下。”

“冇想到他也來了,據說此人天賦極好,早在五十年前就已經是罡勁巔峰,此番來華夏,我不認識他單純是來找葉凡報仇的,可能是想要我們華夏武道世界闖蕩一番,尋找機會突破修為。”

程湘芸點了點頭,表示同意她的觀點,說道:

“隻可惜,他的命不好,還冇踏入華夏武道世界就遇上了葉凡,不然以後會是個非常棘手的敵人。”

月光之下。

三人站在樓頂之上,關注戰場,看著葉凡出手濺血、手起劍落、鮮血染紅了月光,自己都有些熱血沸騰。

“嗯?”

老婦的眼眸突然往另一邊看了一眼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