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雲興朝頓時就有些激動,單膝跪下,洪亮的聲音,說道:

“前輩有什麼條件,儘管提,隻要晚輩能夠辦到,在所不辭!”

得到宗師強者的指導、還保證能夠踏入罡勁中期,這可是巨大的誘惑、隻要不是要他的命,任何條件都可以考慮。

葉凡思索一會兒,說道:

“我聽聞陳家也有罡勁初期的武者,你去把他的腦袋拿過來,我給你一週的時間,如果做不到,就不必回來找我了。”

雲興朝微微一愣,有些猶豫。

他認識所有陳家的罡勁武者、甚至還有點交情,這件事有點為難,咬了咬牙,說道:

“是!”

先答應下來再說,回去還有一週的時間考慮。

撲通!

又一位罡勁武者跪下,恭敬的說道:

“前輩,我也可以殺一名陳家的罡勁武者,但求前輩能指點晚輩。”

葉凡搖了搖頭,並未馬上說話。

他一下子就緊張了。

葉凡隨即說道:“你去殺洪門的罡勁武者,可能做到?”

“能做到!”

這位武者冇有猶豫。

撲通……

在場的蕭家供奉紛紛跪下,場麵極為壯觀。

“前輩,我可以也可以幫你殺人,求前輩指點一二。”

“前輩,您讓我們做什麼,我們都可以做,但求前輩幫幫我們……”

宗師強者屬於傳說中的存在,很多人一生都未曾見過一個,那是他們仰望的天花板,如今好不容易遇到。

若是能指點一二,定會受益匪淺。

能夠幫助宗師強者辦事,那是自己的榮幸。以後出去還可以吹噓一波。

葉凡嘴角一揚,看向那位罡勁武者,指了一下,又指了旁邊五個人,說道:

“我給你們一週時間,解決掉秦家的供奉武者,據我所知,秦家也有一位罡勁武者供奉,你們解決了再來找我。”

“好!”

罡勁武者站起來,前輩隻是說解決,並冇有說不可以找幫手,到時候找個朋友過來,解決掉秦家那位罡勁武者還是很簡單的,剩下的其他人,對於他來說不是事。

葉凡看向聲譽的人,說道:

“我聽聞港島雲閒鶴一脈有幾個弟子在華夏活動,你們去解決了,提頭來見我。”

眾人走後!

蕭銘有些不解,說道:

“前輩,您這……”

“怎麼了?對我有什麼意見嗎?”

“這倒冇有,隻是您的敵人是不是有點多了?我聽說武道界還有幾個宗門的人……”

葉凡歎了口氣,說道:

“仇人多,你以為我想啊,我也不想,但我能有啥辦法,他們要殺我,我總不能站著讓他們殺吧。”

蕭銘說道:“葉前輩,據我所知,秦家那位罡勁武者是罡勁中期,我擔心……”

葉凡走到茶幾邊上,蕭老趕緊給他沏茶,他端起來,喝一口,說道:

“我的要求很簡單,我隻看結果,直接過程,他用什麼手段,我不在乎,如果明知不敵還要去殺人,那就是蠢,他能修煉到罡勁初期,應該不是個蠢人吧。”

蕭銘頓時恍然,說道:

“前輩,您看我這修為能不能……其實我也可以把您殺人的。”

葉凡苦笑,說道:“你這段時間在這裡,實力不是一直都有進步嗎?”

“是有進步,可這境界上不去,終究還是有些限製的。”

葉凡依靠在椅子上,看向蕭景天、蕭景天、說道:

“你呢,天賦就到這兒了,以後看你們蕭家蕭景天、蕭景天、簫柔和蕭雅四人,如果他們遇到合適的機遇,可以達到宗師境,甚至更高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