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高雅溪馬上說道:“一般的病症都可以治,向在場的這些老人擁有的疾病,我都可以治好。”

葉凡猶豫了一下。

醫館確實需要這麼一個人,他是要乾大事的。

天天看大爺大媽這種小病,賺不了幾個錢。

何時才能和楚明心門當戶對,迎娶白富美啊。

免費員工不用白不用。

“行吧,不過我提前說好,冇有工資,而且每天都要來上班打卡,要是我發現你礦工,可是要扣錢的。”

高良一臉感激,說道:“多謝葉醫生,我孫女一定會好好乾的。”

楚明心走過來,一副冷清的模樣,說道:

“葉凡,你忙完了吧?是不是可以跟我走了?”

夕陽西下,殘陽逐漸落寞。

葉凡抬頭看了看天空,夜晚即將來臨,陰氣、煞氣也將會大膽降臨。

“我還冇吃晚飯呢,不如咱們先找個地方吃完吧?今天賺了不少,我請你啊!”葉凡看著她的盛世容顏,一臉壞笑。

楚明心白了他一眼,說道:“我給你叫外賣,馬上跟我走。”

“明月,你在這兒看著吧。”

兩人準備出門時。

門口來了貴客。

霍天南來了,帶著自己的老婆過來的。

“葉醫生,你這是要出去?”霍天南趕緊上前詢問。

是葉凡讓他把老婆轉移過來,方便檢查情況,之前他也在網上關注葉凡的鬥醫,等到冇人了,才送過來的。

葉凡看向高雅溪,說道:“你給她安排個病房,暫時先住下來,我有事出去一趟。”

“好!”

葉凡冇有多理會霍天南,走出去了。

楚明心卻有些愣住了。

霍天南可是金陵城北區的霸主,雖然他知道兩人有點交情,但霍天南這客氣的態度,似乎有點過了。

而葉凡似乎對霍天南並不是很熱情。

也冇多說什麼,和霍天南打聲招呼,走出去了。

盯著西邊殘陽,兩人前往楚家彆處。

“靠邊停車!”

車子開到一半,葉凡突然喊她停下。

楚明心雖然有些不解,但還是停下,道:“怎麼了?”

話音剛落,突然感覺到腦子有點疼,頭暈目眩。

葉凡急忙拿出一張黃紙符,嘴裡唸唸有詞,黃紙符上的符文閃爍淡淡的光芒,快速貼在她的眉心上。

楚明心終於恢複正常。

不過眼眸極冷。

當初她出車禍,就有這種感覺,隻是冇有現在強烈。

“你去後麵躺會兒,我來開車。”

楚明心冇有說話,冷漠、沉默,來到後座。

葉凡開車。

終於安全來到楚家彆墅,車子停在彆墅門口,葉凡下車。

楚明心也跟著下來。

“你注意看你家的風水,南邊有河流,北麵靠高山,東西兩側坦蕩蕩,這本是一個依山傍水的風水寶地。”

葉凡轉過身,指著身後的大山,一座座筆直的山峰直入雲霄,在落日下變得有些模糊,殘陽血紅,照耀在繚繞的雲端上,有點像血液的流動。

“你看這像什麼?”

楚明心看著山峰,說道:

“就是很正常山峰啊,層巒疊嶂,直插雲霄,風水師當時說這是靠山,越高越好,越厚越好,難道這山有問題?”

葉凡有些無奈,認真跟她解釋道:

“四下四隅,八方之中,各有其氣,氣之陽者,從風而行,氣之陰者,從水而行,理寓於氣,氣囿於形。”

“堪,天道也,輿,地道也。”

“順陰陽之氣以尊民居。”

楚明心聽得一臉懵,連連擺手,說道:

“你等會兒,等會兒,你彆在這兒給我說這些什麼文縐縐的東西,你直接告訴我怎麼回事。”

葉凡一副德高望重的模樣,走進彆墅內,來到院子中間,指著彆墅後麵的大山,說道:

“你看看,從這個角度看,最中間的這座山峰像什麼。”-